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桂林的女网友】【完】


在网上我认识了一位桂林的女孩叫阿琴,说实话我有点爱上她了,在QQ上,她叫我过去,我连夜开车去了桂林。

到了桂林已经早上6 点了,我找一家宾馆住了下来,接着我给她打了手机,她说我马上到。我太困了,洗个澡就躺在床上就睡了。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我惊醒。我意识到阿琴来了,忙去开门。

门开了,我的阿琴出现在我面前。她太美了!比我想象的还要美,她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紧身的休闲短衫,将她一对毫乳托在胸前,纤腰下是弹力牛仔短裤,把她那肥肥的阴唇勒了出来。好肥的阴户呀!我的老二有些硬了,这时我才发现我只穿着短裤。

“对不起。”

“哈哈。饿了吧。”她将一包吃的给了我,随手关了门。

我是有些饿,但面前的阿琴使我忘了一切。在她将包放在桌子上时,我从后面一把报住了她。

“不!不!在网上我是闹着玩的。”她想挣开我。

可我搂的更紧了,阴茎抵着她的丰臀。我的手已经伸进她的上衣里,穿过乳罩我摸捏着她的乳头。说实话她的乳房的手感真好!

“你比我想象的更美!我受不了了。”我说。

我开始亲吻她的颈项,渐渐的我抚摸了一会,觉得该向下面进攻了。我把手慢慢的想下游移,当我的手到达她的腰部时,我突然加快了移动的速度,我的手伸进了她的短裤,哦!天哪,真是尤物,我的手感受着她的耻毛,轻轻的用手指摩擦她的阴蒂。这个时候,她突然伸出了它的手抓住我想要继续探索的手,说:“不要了,你怎么那么坏?我不能。”我说:“没听说吗?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啊……啊……不要……不……啊……啊……」随着我将手指伸进阿琴的阴道,她像梦呓般的浪叫着。

阿琴被我弄得浑身趐麻酸软,渐渐地身体开始不安的扭动着,嘴里也开始发出叫春般的呻吟声,再也不挣扎了,她的手也自然的伸到我的胯下……“好大啊!比我见过的大多了。你比我想象的帅多了。个子好高,肩好宽……”

我没听她下面讲什么,三下五除二把她的衣服剥下来。我清楚的可以看见呈半钟状黑色蕾边胸罩以及36C 坚挺巨乳和小得不能再小的三角裤,透过薄纱,浓密的黑色阴毛在那件又窄又小的黑色蕾丝网状镂空三角裤里。

我不能自持了,脱下她的内裤,分开她的双腿,哇!阿琴的阴唇正缓缓的流下淫水,我爬上床将脸贴上阴户,用舌头顶开那大阴唇,不断的舔着阿琴的小穴。

「啊……啊……啊……好……好……」阿琴终於忍不住说了声好。我更加卖力的用舌头舔吮,两手往上伸紧握着双乳拼命的用力揉捏。

随后阿琴的小穴不断的抖动着,每抖一下就溢出一股淫水,不一会整片床单都湿了。一旦心房打开,办起事情也比较方便多了,原始肉欲战胜了理智、伦理,文静的她沉浸於我煽情的攻势。

半响阿琴不胜娇羞、粉脸通红、媚眼微闭轻柔的娇呼道∶「啊……白纸……我好舒服……」我一听阿琴动了春心,乐得动作更加快。抛弃了羞耻心的阿琴感觉到她那肥穴嫩深处就像虫爬蚁咬似的又难受又舒服,说不出的快感全身荡漾回旋着。

於是我将阿琴的双腿挪开,握着我的肉棒放在阿娇的阴核上缓慢的磨蹭着,点燃的欲火情焰,促使阿琴爆发风骚淫荡的本能,她浪吟娇哼、朱唇微启,频频发出销魂的叫春声「喔……喔……哥哥……好……好舒服……你……」阿琴被我逗得痒入心底,阵阵快感电流般地袭来,肥臀不停的扭动往上挺、左右扭摆着,全身阵阵颤动,弯起玉腿把肥臀抬得更高,小穴更为凸出。阿琴正处於兴奋的状态,急需要大肉棒来一顿狠猛的抽插方能一泄她心中高昂的欲火,看阿琴骚媚淫荡饥渴难耐的神情,我不再犹豫的对准穴口猛地插进去。

「滋!」的一声直捣到底,大龟头顶住阿琴的花心深处,我觉得阿琴的小穴里又暖又紧,穴里嫩肉把肉棒包得紧紧真是舒服透顶。或许阿琴久未挨插,娇喘呼呼的说∶「啊哟!哥哥……你真狠心啊……你的肉棒这麽大……也不管人家受不受得了……就猛的一插到底……」阿琴的小穴天生就又小又紧,看她楚楚可人的样子使人於心不忍,不禁流露出疼惜的神情对阿琴说∶「阿琴娇……我不知道你的小穴是那麽紧窄……让你受不了……请原谅……」「哥哥……现在轻点儿抽插……别太用力我怕……怕受不了……」@为了使阿琴能适应肉棒的抽插及快感,我先使出九浅一深或九深一浅忽左忽右地猛插着。

大约五百多下後,阿琴原本紧抱我的双手移动来到我的臀上,随着上下起伏的动作而猛力的压着,她浪吟娇哼、檀口微启,频频发出销魂蚀骨的呻吟∶「喔……喔太爽了……好……好舒服……小穴受不了了……你……哥哥……好神勇啊……」强忍的欢愉终於转为治荡的欢叫,春意燎燃、芳心迷乱的她已再无法矜持,颤声浪哼不已∶「嗯……唔……啊……哥哥……你再……再用力点……」「叫我亲哥哥的……叫亲哥哥……不然我不玩穴了……」我故意停止抽动大肉棒。

阿琴娇急得粉脸涨红∶「嗯……羞死人了……亲……亲哥哥……我的亲哥哥……」我闻言大乐地连番用力抽插肉棒,粗大的肉棒在阿琴那已被淫水湿润的小穴如入无人之境地抽送着。

「喔……喔……亲……亲哥哥……美死我了……用力插……啊……哼……妙极了……嗯……哼……」阿琴眯住含春的媚眼,激动的将雪白的脖子向後仰去,频频从小嘴发出甜美诱人的叫床声,她那肥臀竟随着我的抽插不停地挺着、迎着。

「哎哟……哥哥……你的那个好……粗……比起我见过的大多了……」阿琴摆动着头,开始胡天乱地的呻吟着。妹妹……你的小穴……好温暖夹的大鸡巴……好舒服……喔……喔……我……要干死你……要天天……唔……干你……干死你。」我拼命的像头野兽用力的插、再插,愈插愈快、愈快愈插……「喔……喔……太爽了……好……好舒服……小穴受不了了……你好棒呀……啊」春意燎燃、芳心迷乱的阿琴已再无法矜持,颤声浪哼不已∶「嗯……唔啊……你再……再用力点……亲亲……喔亲……亲哥哥……美死我了……用力插啊……哼妙极了……嗯哼……」阿琴的小穴在我粗大的肉棒勇猛的冲刺下,连呼快活已把贞节之事抛之九宵云外,脑海里只充满着鱼水之欢的喜悦。

我的肉棒被阿琴那又窄又紧的小穴夹得舒畅无比,改用旋磨方式扭动臀部使肉棒在阿琴肥穴嫩穴里回旋着。

「喔……哥哥……亲……亲哥哥……我被你插得好舒服……」阿琴的小穴被我又烫又硬的大肉棒磨得舒服无比,尽情发挥淫荡的本性,再顾不得羞耻只舒爽得呻吟浪叫着。

阿琴兴奋的双手紧紧搂住我,高抬的双脚紧紧勾住我的腰身,肥臀拼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我肉棒的旋磨,她已陶醉在我年少健壮的精力中!浪声滋滋满床春色,小穴深深套住肉棒如此的紧密旋磨是她过去做爱时不曾享受过的快感。

阿琴被我得娇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闭、姣美的粉脸上显现出性满足的欢悦,小嘴中只懂哼哼唧唧的呻吟∶「哎哟……哥哥……我好好爽……亲哥哥你可真行喔……喔……我受……受不了啊……喔……哎哟……你的东西太……太劲了……」阿琴放荡淫秽的呻吟声从她那性感诱惑的艳红小嘴频频发出,滑潺潺的淫水不断向外溢出沾湿了床单。

我俩双双恣淫在肉欲的激情中!我嘴角溢着淫笑说∶「我的阿琴,你满意吗?你痛快吗?」「嗯嗯……你真行啊……你的也太大了……喔……太爽了……唉唷!」阿琴被我挑逗得心跳加剧、血液急循、欲火焚身、淫水横流,她难耐的娇躯颤抖、呻吟不断。

我捉狭地追问说∶「你说什麽太大呢?」「嗯……讨厌……你欺负我……你明知故问的……是你……你的……肉棒太……太大了嘛……」阿琴不胜娇羞的闭上媚眼细语轻声说着,这使成熟的阿琴深感呼吸急促、芳心荡漾。

我存心让端庄贤淑的她,由口中说出性器的淫邪俗语以促使她抛弃羞耻,全心享受男女交欢的乐趣。「阿琴……你说哪里爽啦……」「嗯……羞死啦……你……你就会欺负我……就是下……下面爽啦……」她琴喘急促的说。

我装傻如故∶「下面什麽爽?说出来……不然亲哥哥可不玩啦!」阿琴又羞又急的说∶「是下……下面的小穴好……好爽、好舒服……」阿娇羞红了脸呻吟着说。

我却得寸进尺的问∶「唔……说来我听,你现在干嘛?」「唉……羞死人了……」性器的结合更深,红涨的龟头不停在小穴里探索冲刺,肉棒碰触子宫口产生更强烈的快感,阿琴红着脸扭动肥臀说∶「我……我和你做爱……我的小穴被你插得好舒服……我是个淫乱好色的女人……我……我喜欢哥哥的……爱你的大肉棒……」阿琴太舒畅得语无伦次了,简直成了春情荡漾的淫妇荡女,她不再矜持,放浪的去迎接我的抽插。从有教养高雅气质的阿琴口里说出淫邪的浪语已表现出女人的臣服,我姿意的把玩爱抚着那两颗丰盈柔软的乳房,她的乳房愈形坚挺,娇嫩的奶头被刺激得耸立如豆,浑身上下享受我百般的挑逗,使得阿娇琴呻吟不已,媚眼微闭,淫浪媚的呻吟狂呼、全身颤动淫水不绝而出,娇美的粉脸更洋溢着盎然春情。

肉棒不断将淫水自骚带出,像个抽水帮浦似的,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来。

「阿琴你……你的穴……好……好紧……好暖……夹的……小弟弟……好爽……吸的……龟头都……都趐了……」「哎呀……美死我了……啊……小祖宗……快……再快用力……我被……被你干上天了……不行了……我要……要泄了……」大肉棒在骚穴上狂插狠抽的数百回,已快到极限要射精了,看到阿琴双腿在抖动,屁股向上一挺,一阵阵的阴精洒在龟头上,我再也忍不住的大叫∶「啊……我也要射了……」一股滚烫的元阳,似箭般的射向阿琴的穴心上,爽得阿琴紧抱着射精後趴在身上的我,一阵狂吻……我虽然射了精,但肉棒却仍硬挺挺的插在阿娇的骚穴里!我将头埋在阿琴坚挺的双峰之中,一身是汗的喘息着趴在她身上,稍作片刻休息。

阿琴拿起毛巾爱怜的替我擦去满身的汗及湿淋淋的肉棒,满足而撒骄的说∶「你这冤家是想干死人家是吗?也不想想你这肉棒又长又粗,像发疯似的拼命狠插猛抽,骚穴都被你干烂了,现在还一阵阵火辣辣的……」突然阿娇眼睛发亮似的望着我那儿∶「咦!你不是射精了吗?怎麽肉棒还这麽大、这麽硬?我那死鬼以前只要一射精就软趴趴的,你怎麽……真奇怪?」我略带喘气的说∶「我也不知道。以前每次打完手枪小弟弟也是软下来,今天怎麽会这个样子?我也一头雾水……我想可能是你的穴穴太迷人、太可爱了,才会如此吧!要不要再来干一回?」阿琴语带关心的说∶「唉,你这么远太累了。歇会吧!」「没事,没事,你看小弟弟还威风不减,一定是还吃不饱,面对你这位娇艳似花、又紧又暖的骚穴,我永远都吃不够……」「你真会灌迷汤,是不是我的淫水吃多了?嘴变得这麽甜……唉……你真是我命中的克星!来吧!骚又开始骚痒起来了,快拿你的大肉棒来给小亲亲止止痒,可是得轻点,骚还有点痛……」听到阿琴的话,我起身站在床边,拉着阿琴的双腿架在肩上,使阿琴的肥臀微微向上,整个骚穴红肿的呈现在那。

此时我只将大龟头在骚穴口那里磨啊磨的、转啊转的,有时用龟头顶一下阴蒂,有时将肉棒放在穴口上,上下摩擦着阴唇,或将龟头探进骚穴浅尝即止的随即拔出,不断的玩弄着,就是不肯将大肉棒尽根插入……阿娇被逗的是骚穴痒得要死,大量的淫水像小溪般不断的往外流!

@@「嗯……嗯……哥哥啊……别逗了……你想痒死人家啊……快……快插进来给我止痒……痒死了我……你可没得干了……」我似老僧入定,对阿琴的淫声浪语、百般哀求,似充耳不闻,只顾继续忙着玩弄。看着骚穴口那两片被逗的充血的阴唇,随着阿琴急促的呼吸在那一开一阖的娇喘着,淫水潺潺的从穴口流出,把肥臀下的被单给湿了一大片……阿琴每当我的大肉棒插进时,就忙将屁股往上迎去,希望能把大肉棒给吞进,偏偏我不如她的愿,只在穴口徘徊。

@@「嗯……哼……哥哥啊……别这样逗我……我实在受不了了……快插进来吧……我知道你厉害了……快啊……痒死我……啊……」在「啊」的一声中,我终於将大肉棒给全根插进去直顶着子宫口,继而是一阵研磨,使得阿琴浑身一阵颤栗。我这时两手把她的双腿抱住,大肉棒缓缓的抽插着骚,每顶到子宫口时屁股就用力一挺!缓慢的进几步退一步,活像个推不动车的老汉!我用的正是「老汉推车」这一招,配上「九浅一深」这一式!

经过刚刚的性交,我深深了解对付阿琴这种久旷的怨妇、天生的淫娃,狂风暴雨式是喂不饱她的,只有用这循序渐进的方式,才能将她这长久的饥渴给一次喂饱……「喔……喔……好涨啊……啊……快……快插深一点……别……别只插一下……我不……不怕痛了……快……快用力插……啊……」这一声「啊」是我又把大肉棒给全根插进,抽出前龟头还在子宫口转一下才拔出来!我已不似先前的横冲直撞,将「九浅一深」的九浅,分成上下左右中的浅插,只见肉棒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的顶着,中是在穴内转一下再抽出,到了一深才狠狠的全根插进,顶着子宫磨一磨才慢慢的拔出,周而复始的大干着……阿琴被插得不知如何是好,骚穴先被九浅给逗的痒死,再被一深给顶个充实!那深深的一插将所有的搔痒给化解,全身舒爽的像漂浮在云端,但随之而来的却又是掉到深渊的奇痒无比,就像天堂地狱般的轮回着!

「啊呀……哥哥你……你是哪里学……学的……这……这整人的招式……太奇……妙了……一颗心被……抛上抛下的……啊……又顶到……啊……别……别拔出来……再……再顶一下……」阿琴被干得半闭着媚眼,脚丫子紧勾着我的脖子,屁股不断的向上迎合、着,骚穴周围淫水决堤似的溢出,两手抓着丰满的乳房揉着,口中不断哼出美妙的乐章∶「啊呀……美啊……多插……多插几下……到子宫……痒……痒死我了……啊……爽死了……老公……插死我吧……啊……好……快……」我就这样插了二百多下,觉得时候差不多了,开始加快速度,大肉棒毫不留情的尽根而入、次次到底的用力着!

「阿琴……我怎麽舍得痒死你……干死你!这招的滋味就是这个样……现在就来帮你止痒了……爽不爽啊……还会痒吗?……」阿琴被我这突如其来的冲击,使她一阵阵猛颤,全身有如被烈火焚烧,周身颤抖而趐麻。这超然的大肉棒,这别具滋味的招式,使阿娇不顾一切的奉献,用尽所有力量迎凑着肉棒,还娇呼着∶「啊……哥哥我……我爱你……我爱死……你的大肉……大肉棒了……别……别怕……干死我吧……我愿……愿死在你……你的大肉棒下……快……快用力……再快一点……」我看着阿琴扭动的身躯,知道她已进入疯狂的状态,遂抽插得更急更猛了,像汽车引擎的活塞,将龟头不断顶着子宫撞击着,撞得阿琴便似暴风雨中的小舟起伏不定!阵阵的冲击由阴道传至全身,阿琴被我插得已是陷入半昏迷状态,口中呻吟着自己也不知的语言,配合着肉棒不停的抽插骚穴所发出的声音,奏出一首原始的乐曲……我狂插狠抽的足有二百来下,阿娇突然大叫∶「啊……不行了……死我了……唷……又泄……泄泄了……啊……」一股浓浓的阴精冲向我的龟头,我连忙舌尖顶着上颚,紧闭着口深深吸了两口气,眼观鼻、鼻观心的将受阴精刺激得想射精的冲动给压下。

阿琴从极度的高潮中渐渐醒转,发觉可爱又可恨的大肉棒仍然深插在穴中,半张着媚眼喘着说∶「嗯……真被你给死了!从来没有尝过这种滋味,怎麽一次比一次强?这次连精也没射,大肉棒比刚才更粗更烫了,还在骚里跳动着呢!」还泡在骚穴的大肉棒,被泄了精的骚穴紧紧包裹着,子宫口像个顽皮的孩子吸吮着龟头……你没事吧?看你一时像失了神似的一动也不动,还吓了我一跳!看你慢慢醒过来才放下心,是不是被我得爽死了?」「是被你给干死了一次,不过骚穴里……哥哥,我要你动一动!」,说着,阿琴是一脸娇羞。

我奇道∶「为什麽?你不累呀……」「不累,不累,我的骚穴又再痒了……再帮我止止痒吧!」阿琴赶忙着说。

我心想∶真是一个大骚货!或是饥渴过度想一次吃个饱?又或是心疼我尚未射精,怕我涨得难受吧。

「好……会你过够的!等一下……」说完抽出大肉棒,用毛巾将沾满淫水与阴精的大肉棒擦乾,再细细的擦着阿琴的骚穴 .

「嘻……痒死了!你怎麽拔出来了?啊……别擦了……擦的人家痒死了!」阿琴浑身抖动着,像被人搔痒似的嘻笑着。

「不要乱动嘛,等一下给你尝尝另一种滋味!」放下阿琴的双腿,将大枕头垫在她的肥臀下,使骚整个突出,阴唇一张一合的充满了淫靡的感官刺激!

我翻身上床趴在阿琴的肚皮上,两人成69式,大肉棒迳自插进她的樱桃小嘴!同时也用嘴吻着阿琴的阴蒂和阴唇,吻得她是骚穴猛挺狂摇着,黏黏的淫水泊泊自骚流出,我张嘴吸入口中吞下!阿琴也不甘示弱的吹起喇叭来,只见张大着樱桃小口含着半截大肉棒,不断的吸吮吹舔!双手一只握住露出半截的肉棒上下套弄,一只手抚摸着睾丸,像玩着掌心雷似的!

我被吸吮得浑身舒畅,尤其是马眼被阿琴用舌尖一卷,更是痛快无比!

我不禁用舌猛舔阴蒂、阴唇,嘴更用力着吸着骚……阿琴终被舔的吐出大肉棒,含糊的叫道∶「唉啊……受不了了!快来干我吧!」我存心整整阿琴,想起美好的的乳交!遂翻过身跪坐在阿琴胸前,粗长的大肉棒放在丰满的双峰间,双手将乳房往内一挤,包住大肉棒开始抽动起来……阿琴心知肚明我这冤家不搞得自己痒得受不了,大肉棒是不会往骚里送进去的,知趣的将每次抽动突出的龟头给张嘴吸入……@「唔……妙啊……娇……这跟骚有异曲同工之妙啊……乳房又软又滑的……嘴吸的更好……啊……妙……」我很爽的叫出来,速度也越来越快。

阿琴吐出龟头,叫道∶「好心肝!骚穴痒得受不了……这乳房也给你干了……喂喂骚穴吧……真的需要啊……」看着欲哭无泪的阿琴,心疼道∶「好!好!我马上来你……」说着起身下床,抱住大腿夹在腰上,龟头对着骚磨了两下,臀部一沉,「咕滋……」一声插进去。

阿琴被鸭蛋般大的龟头顶着花心,骚穴内涨满充实,喘一口气说∶「好粗好长的大肉棒,塞得骚穴满满的……」忙将双腿紧勾着我的腰,像深怕他给跑了,一阵阵「咕滋」、「咕滋」的声响,得阿琴又浪声呻吟起来。

「啊呀……嗯……子宫被……被顶的麻麻的……唷……啊……麻啊……又痒又麻……啊……别太用力啊……有点痛啦……喔……喔……」我干着干着就把阿琴的手搭上自己的脖子,双手托住她屁股,一把将阿琴抱起∶「阿琴……我们换个姿势,这叫「骑驴过桥」,抱紧脖子,脚圈住我的腰,可别掉下去了。」说完,就怀里抱着阿琴在房中漫步起来。随着我的走动,阿琴的身子一上一下的抛动,大肉棒也在骚穴一进一出的抽插着!

由於身子悬空,骚穴紧紧夹着大肉棒,龟头顶着花心!再说不能大刀阔斧的干,龟头与花心一直摩擦着!阿娇被磨的是又趐又麻!口中频呼∶「嗯……酸死我了……花心都被……被大龟头给磨烂……捣碎了……太爽了……小祖宗你……你快放……我下来……我没力了……快放我下来吧……喔……」我才走了几十步,听阿琴喊没力了,就坐在床边,双手将她的屁股一上一下的抛动着。阿琴双腿自勾住的腰放下,双手抱紧我的脖子,双足着力的抛动臀部,采取主动出击。

阿琴双手按着我的胸腔,把我推躺在床上,然後她的屁股就像风车般旋转起来。如意一来,到我支持不住了,只觉得龟头传来一阵阵趐麻酸软的感觉,与自己抽插骚穴的快感完全两样,也乐得口中直叫∶「啊呀……亲亲你唷……好爽啊……喔……好骚太棒了……喔……」「嗯……嗯……怎麽样哥哥……还可以吧?啊……啊……你的也顶得我……好酸……酸啊……」你一言我一语的乱叫乱嚷,乱做一团。

毕竟,我俩已弄了不少时间,就在我攻势下,不多久我俩又一次同时攀登性爱的极乐高峰……

15611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