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文学 >> 【怀孕的女儿】【完】


????田子挺着己五个月的身孕从公共小巴上下来,秋的空气又闷又热的,走几步她己香汗淋淋,幸好父亲的家离车站不远,田子打着伞快步走着。

进了家门,父亲听到田子的声音忙从后院走回来,看到田子闷热得俏脸通红,又心痛又是高兴,忙把田子迎入家中,先拿出一条毛巾让她抹脸,又到后院去打了一桶冰凉的井水回来,让田子抹一下身上的粘汗。

田子在父亲走出门后,拧了一条湿毛巾抹身子,冰凉的感觉令浑身的疲累消除了很多,田子正在抹擦身子的时候,父亲拿着一碗凉开水走了入来。

田子脸红地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身子,背对着父亲匆匆抹了一下胸脯,拿起父亲递过的凉开水喝着,微冻的开水令少妇仅有的一丝炎热消除了。

“你胖了一点,但这副俏模样更漂亮了。”父亲看着田子因怀孕而变得更加丰满的身子,由衷地赞叹道,话语中,更带有几分暖味。

田子听了,俏脸一下羞得绯红。自从母亲去世后,她曾经单独和父亲生活了五年,是父亲用身体教会她从一个少女变成一个女人,她的身体第一次得到异性的抚摸也是来自父亲。

父亲用他那坚硬无比的阴茎弄开了她封闭已久的阴道,令田子在十六岁就领略到交欢的那一种舒服的滋味。

在家中的日子,田子经常在父亲的大手摸玩下,一次次地飘上快乐的顶峰,迷醉在父亲那熟练而又舒服的摸玩,父亲的阴茎成了田子心爱的玩具。

“田子,你的肚子都这么大了,别太累了,爸爸会心疼的。”父亲暧昧的关心令到田子的脸更红了,那暖昧的说话令田子的心不自主地狂跳,她不由用水汪汪的凤眼白了父亲一眼,嘴角边上现出了一丝笑意。

“爸爸,你还是这样爱讲笑的,我都已经嫁人了,连肚子都那么大了,爸爸你讲话还是这么色咪咪的。”田子又羞又脸红地说。

父亲在XX上坐下来,轻轻在旁边拍了一下,田子明白父亲要她坐在身边,红着脸在XX上坐下,父亲伸手搂住她的背,一只手放肆地摸在她胀圆的肚子上,田子的脸更红了。

她有些不安地扭拧着,父亲温柔地摸着她的肚子,说“田子,是不是想爸爸了?”那一语双意的说话,田子听了脸红地点兴头。

父亲的大手慢慢地摸向她胀圆的乳房,痒丝丝的滑动令田子更羞了。

她有些不安地说“爸爸,你别这样,很羞人的。”

父亲在她耳边轻声说“没事的,你的身子早已让我看遍摸玩过了的,回到家了,再让爸爸玩玩,让爸爸摸摸你的奶子还是不是那么软滑,好吗?”

父亲明白的说话令到田子又羞又有一种难言的兴奋,她的俏脸布满了绯红,体内深藏已久的,自少妇十六岁开始就被父亲挑逗起来的情欲,又在她体内深处炎热地翻腾起来。

父亲烫热的大手摸上了田子因怀孕而变得胀圆很多的乳房,隔着单薄的衣裳,大手捂住她胀软的乳房轻佻地摸捏,阵阵舒服的酥痒从乳尖上传来。

田子身子一阵颤栗,那种十分熟悉她身体敏感点的摸玩,令田子闭上水汪汪的羞眼,她感觉到衣扣在父亲烫热的摸玩中松脱了。温柔而又舒服的骚痒中,扣子一颗颗地松脱了,父亲轻轻地翻开她宽松的乳罩,田子两峰雪白肥胀的乳房裸露出来。

因怀孕而变得胀圆白嫩的乳房上,两圈暗色的乳晕中凸起胀硬的乳头,随着她急促的呼吸在颤动着,烫热的大手轻轻地捂住她胀软的乳房,手指夹住乳头轻力地揉搓着。

触电般的酥痒从姑娘的乳尖上传来,田子的俏脸更红了,父亲轻佻而舒服熟练的摸捏,令田子的心狂跳不己。

“田子,你的比以前更大更软滑了,捏起来更加舒服了,喜欢爸爸摸你吗?”

乳尖上的酥痒和父亲轻佻的说话,令田子的心又羞又舒服,她张开眼睛,看到父亲的大手正抓捏住自己的乳尖,在一下下摸玩着。

暗红色的乳头已被摸捏得胀硬无比,田子感到体内正升起一团熊熊的欲火,那种熟悉又羞人的感觉,令田子的脸布上了绯红。。

“爸爸,你别讲这羞人的说话,我,我喜欢爸爸你这样摸,我,我喜欢的…”田子气喘喘地说。

她感觉到在父亲的摸玩下,胯下又有一种难耐的骚痒和潮湿,那种熟悉又羞人的感觉,令到田子下意识地夹拢双腿,轻轻地夹搓着。

父亲十分清楚地感受到田子的感觉,他一边摸玩着她胀圆的乳房,一边在她绯红的俏脸上吻着,不时捏住她的乳头轻力逗玩着,田子肥胖的身子偎在父亲怀里,舒服地蠕动着。

“田子,你下面是不是又开始发痒了,爸爸有一段时间没有玩过你下面的地方了,让爸爸看看有没有象奶子一样变得肥大了。”

田子更羞了,父亲温柔的说话挑逗起了田子体内的情欲,她感到阴唇上有一种羞人的骚痒,丝丝粉滑的阴水再也此不住地渗了出来。

田子又羞又有一种难耐的兴奋,她绯红着脸,水汪汪的眼睛看着父亲,眼中闪烁着火般的情欲。她张开双腿,伸手抓住裙子往上挽起,两条白嫩的长腿露出来。

田子轻声说“爸爸,你摸摸我下面,是不是又胀软了”田子又羞又有一种说不出娇媚的软语,令父亲的手滑过她胀圆的肚子,摸向她白嫩的大腿。

胀圆的肚子把白色的内裤硼紧,单薄的内裤使得她肥胀的肉唇凸现起来,父亲的大手轻轻地捂住她软滑的阴唇,胯下烫热的骚动带来痒丝丝的滑动,令田子的身子轻颤。

她软软地从父亲怀里滑下来,头枕在父亲的大腿上,她敏感地感到父亲的胯下有一坚硬的凸点在她的脸旁括过,一阵熟悉的气味涌来,田子的脸更红了。

父亲的手隔着内裤轻轻地捂住她肥胀的阴唇摸玩着,手指捏夹住她的肉唇一下下搓擦,阵阵舒服的酥痒从姑娘的阴唇上涌入,田子不由张大双腿,水汪汪的眼中散发出火般的骚情。

“嗯,嗯,嗯…娇嗲的呻吟随着急促的呼吸从姑娘的小嘴内喷出来,田子的心在狂跳不己,下阴上父亲烫热而又熟悉的摸捏,令到姑娘的阴道里一舒服的骚动。

蠕动不己的阴道内,更多粉滑的阴水再也此不住地从她的肉瓣间渗出来,湿透了薄薄的内裤,湿了父亲的手指。

手指更滑地一下下在她肥胀的阴唇缝间括动着,阵阵强烈的酥痒从阴唇上涌入田子的心里,娇吟声在室内飘荡着。

“田子,这样摸你是不是更舒服些?你下面的肉唇肥胀了很多了,爸爸喜欢玩。”父亲一边摸玩着田子的阴唇一边说。

手指从她的内裤边沿摸入去,摸到了姑娘已湿滑无比的肉唇,一阵熟悉的酥痒从阴唇传来,田子全身一震,下意识夹拢双腿,张开小嘴粗喘着。父亲十分熟悉她的这种感觉,他慢慢地把手指摸入她两片湿滑肥软的肉唇间,手指摸到了姑娘的阴口,己沾满粉滑阴水的手指轻轻地骚动着娇嫩的小阴口。

“哎呀,爸爸,我,我又出水了,请你轻一点好吗?”

“宝贝,你有多久没有让丈夫玩过你下面的小嘴巴了?怎么爸爸摸你几下就会如此呢,爸爸喜欢你,看,那些粉滑的淫汁,是那么香那么滑。”

爸爸把那支沾满了姑娘粉滑阴水的手指伸到鼻前嗅了几下,放入嘴里吮干净上面的阴水,田子看到父亲这种羞人的动作,羞红着脸白了父亲,一眼,可心儿却十分喜欢父亲这样做。

因为早在她少女时候,父亲经常用嘴吮吸她胯下那肥胀的阴唇,常弄得她淫水此不住,父亲用舌尖把她的阴唇舔干净,当然把她的阴水亦舔食不少,在田子的心里,爸爸才是她的至爱。

“爸爸,我们回房间里,好吗?我怕有人来,让别人看到会不好的。”田子此时己被父亲一番的摸玩弄得浑身火烫,胯下更是又湿又痒,她有些担心地要父亲回卧室内再继续玩她的身子。

父亲明白地伸手搂起她,扶着她走入她原来住的卧室,看到地板上那张宽大的床垫,田子仿佛又回到了少女时代。

回想起以前父亲在这间卧室里,就在这张床上,第一次脱开她的衣服,在她刚发育成熟的胴体上,细细地品尝她香软的身子,父亲用他所会的一切技巧,把田子从少女玩变成一个娇淫的女人。

同样,在这张床上,父亲让她尝到了初次破苞的阵疼和阴茎插入在她的阴洞里搅动碾磨的酥痒和舒服,她无法忘却父亲让她飘上快乐顶峰时那一种羞人的呻吟声。

“宝贝,躺下来让爸爸玩玩你的身子,看看有什么变化了”父亲扶着田子在床垫上躺下来,松开了衣扣的衣服,两峰雪白嫩滑尖胀的乳房轻轻颤动着。

她躺在软绵的床垫上,弯起双腿向两旁张开,胀圆的肚子随着呼吸起伏着,父亲在她羞红的俏脸上吻了几下,火热的大嘴滑落她香软的乳房上,父亲张嘴吮吸住她的一粒红嫩的乳尖。

烫热的酥痒从乳尖上传来,那熟悉的下下吮动,令田子粗喘起来,父亲一边吮吻着她的乳头,一只手一边摸玩着她的另一只胀软的乳房,手指滑动着把她的衣服褪开。

田子蠕动着让父亲脱去衣裳,白嫩光滑的胴体坦现在父亲面前,父亲在她香软的乳房上吮吻品尝了一会,大手往下摸到她的裙头上,轻轻地松开扣子,摸索着把她的裙子褪下来。

大手摸在她软滑的大腿上,顺着她内裤边沿摸入去,摸过了毛耸耸软柔的阴毛,大手一下捂住她软绵肥胀的阴唇。

阵阵舒服的骚痒从阴唇传来那痒丝丝的骚痒令田子浑身酥软,肉瓣细缝间,更多粉滑的阴水渗了出来,田子紧张地用双腿夹住父亲的手,两条大腿磨擦着。

“宝贝,舒服吗?下面是不是想爸爸了?你发春了,下面好多水漏出来,让我用手指摸入去玩玩你里面好吗?看看我的宝贝还是不是那么软滑?”父亲说话间把一支手指从她的两片软肉瓣细缝间摸入去,摸到了她软滑湿濡的小阴口上。

田子粗喘着轻声呻吟着,感受着父亲的手指慢慢从阴口中压抵入去,她全身一阵颤抖,张大双腿,使得父亲的手指更方便地摸玩她的阴唇。

粗糙的手指摸入了她湿濡软滑的阴洞内,阵阵舒服的骚痒从阴洞里传来,父亲的手指在她软滑的阴洞里搅动着,轻轻地摸索着她的阴洞深处的敏感点。

“哎,哎呀,哎…”阴洞深处突然狂涌而来的骚痒,令田子不由失声呻吟起来,两条白嫩的长腿随着父亲的手指下下搅动而颤抖地张合着,水汪汪的凤眼中散发出荡人的光彩。

“哎呀,爸爸我里面好痒啊,对了,就是那地方了,下面一点点,哎呀,是这里了,我,我又要出水了,你骚得我里面好舒服的,爸爸,我里面好玩吗?你喜欢玩吗?”

田子浑身颤抖地娇声呻吟着,感觉到父亲的手指在她的阴洞深处搅起了阵阵波浪,久违了的欲念从体内一下爆发出来,更多粉滑的淫汁直涌,湿滑的阴道夹紧父亲的手指在蠕动。

随着她兴奋的急喘,小阴道一下下夹紧,父亲的手指在她的阴洞里四周摸索着,逗引她的阴水汪汪直涌,过多粉滑的阴水从手指边沿渗了出来,弄得他的手掌都沾满了粉滑的淫汁。

田子用力收缩小腹,双腿夹紧父亲的手在喘息着。

“爸爸,好舒服啊…我下面好舒服啊,你弄死我了,我快抵不住了,你让我含含你的阴茎吧,我想含的”田子浑身颤抖地蠕动着。

她把烫热羞红的脸蛋在父亲的大腿上凸起来的硬处磨擦着,她的小嘴隔着裤子在吮动父亲的阴茎头,男人特有的气味令她忘形。

她伸手摸索着松开父亲的裤头扣子,伸手入去摸到了那胀硬的大阴茎,红红肥大的阴茎头从松开了的裤头上硼了出来,在她的脸旁颤动着。

她性急地张大嘴把肥软的阴茎头含吮入嘴里,那熟悉的味道令她兴奋地吮吸起来。

肥软的阴茎头在她软滑的小嘴里转动着,她伸出舌尖在软滑的阴茎头上舔着,阴茎头上小孔渗出来微咸的淫汁更令她兴奋。“宝贝,你喜欢爸爸的阴茎吧,我今天要玩到你变成一个更加淫荡的女儿。”父亲低头看着田子入迷地吮吸着自已的阴茎,插入在她的阴洞里的手指搅动得更滑了。

手指把她的阴水搅动得直涌出来,粉滑的淫汁弄得她的阴唇和他的手掌又湿又滑,田子吮含住父亲肥大的阴茎头,双腿大开地蠕动着。爸爸的手在她的内裤里不停地蠕动,手指浸泡在她粉滑的淫汁中快速地抽插摸索着。

“啊…爸爸,我抵受不住了,你用你的阴茎插我吧,我想要爸爸的阴茎啊,爸爸快来插我吧,我抵不住了…”田子呻吟着。

她的凤眼中散发出火般的淫荡,雪白的胴体在父亲的怀里扭拧着,她的两条白嫩的长腿紧张地张合着,娇嗲的喘呤表明姑娘抑制已久的淫念全让爸爸玩弄得爆发出来。

父亲把手从她的内裤里抽出来,手指上沾满了姑娘粉滑的淫水,田子浑身酥软地躺在床垫上娇吟不已,胀圆的肚子起伏着。

她伸手把自已仅剩的内裤拉褪下来,张大双腿,乌黑毛耸耸的阴毛湿透了,紧贴在雪白的胯下,肥胀凸起红嫩的肉瓣沾满了粉滑的阴水。

她伸出发颤的手摸入大开的双腿间,用手指把两瓣肥软湿滑的肉唇掰开,她红嫩花朵般充满粉滑阴水的小阴口裸露出来,红嫩的小阴口在饥渴地蠕动着。

娇吟中粉滑的阴水从她的小阴口间渗出来,滑落在雪白的屁股缝间,构成一幅诱人的画像。eahHlNHd父亲把她放躺在床垫上,站起来把身上的衣服褪去,田子看到父亲双腿间那条粗硬无比的大阴茎硬直地在颤动,看得她的心儿狂跳不已。父亲在她大开的双腿间坐下来,伸手把她的双腿更大地张开,使得她的阴口全展露出来,父亲伸手下去握住坚硬的大阴茎,把肥大的阴茎头阴口上烫热的酥痒令田子浑身一震,她感到烫痒的阴口胀开了小嘴,掰开肉瓣的手指清楚地感受到父亲肥大的阴茎头压入了粉滑的阴口内,空虚的阴道一节节地胀热充胀起来。

父亲坚硬的大阴茎从她的手指间慢慢插入她的阴道里面,无比舒服的酥痒令田子大声呻吟起来。父亲把粗硬长长的大阴茎插入了她充满滑汁的小阴洞深处,当大阴茎完全插入去后,他粗硬的阴毛刺扎在她红嫩的阴蒂上,刺激得田子浑身颤抖。

下意识地抬起屁股贴紧父亲的胯下,用肥胀的阴唇在父亲的阴毛上碾磨着,感受着那熟悉又羞人的酥痒。父亲双手抱住她肥圆的屁股,大阴茎深深插在她的阴道里,温情地看着女儿在自已胯间蠕动着的俏模样,感受着女儿烫热软滑的阴道夹紧他粗硬的阴茎在吞噬着。“爸爸,你的阴茎好大啊,我好喜欢爸爸插入来那胀热的感觉,爸爸,你插我吧,我好舒服的,我想要爸爸的阴茎…”田子呻吟着扭动着屁股。

很久没有得到男人滋润的阴道兴奋地夹紧父亲的大阴茎在饥渴地蠕动着,俏丽羞红的脸蛋上布满了一层细汗珠。

父亲伸手把她两峰胀软的乳房抓捏住,粗野地用力搓捏着,胀硬的乳头在手指缝间滑动,父亲的手指挤夹着她的乳尖,像挤牛奶般挤捏着她的乳头。

下面,他顺着女儿屁股的波动把粗硬的阴茎抽出一截又深插入去,大阴茎浸泡在她粉滑的阴水中滑滑地在她的阴洞里抽插搅动着。

她感到父亲坚硬的阴茎深插入的骚痒,肥大的阴茎头像一把软括一样在她的阴洞里痒丝丝地胀动着,括擦着她敏感的软壁。

阴道里酥痒的胀动和乳尖上烫热的搓捏,令到她感到全身都在父亲的掌握之中,每一次深插,阴茎头都碰擦到她娇嫩的阴壁上,令到她更多粉滑的阴水涌出来。

父亲舒服地一边搓玩着她的乳房一边用大阴茎在她粉滑的阴道里抽插,细细地品尝着女儿娇羞的身体。

“哎,哎呀,哎…”父亲粗硬的阴茎深深插入她的阴道里,撞击出一串羞人的呻呤,田子雪白肥胖的胴体在父亲的胯下蠕动着,粗硬的大阴茎在她两片湿滑肥胀的肉瓣间滑动着。每一次抽出都拖出了些许粉滑的淫汁,两片肥大的肉唇诱人地向两旁胀开,红嫩如小嘴巴的小阴口紧紧地包囊住大阴茎。

随着大阴茎的滑动时而嘟出小嘴,时而凹陷入肥胖的肉瓣间,那景像显得多么的诱人又多么的淫荡。

父亲的双手在用力搓捏着女儿胀软的乳房,手指间两粒硬凸的乳头在搓捏中异样地潮湿,慢慢从乳头上冒现了晶亮的水珠。

田子感到原本有些胀疼的乳房在父亲粗野的搓捏中变得松软舒服了,上下同时汹涌而来舒服的酥痒,令田子大声呻吟起来。

“爸爸,插入深些,我里面好舒服的,我好舒服啊…”粗硬的大阴茎滑滑地在田子两片湿滑的阴唇中抽插着,阴道里酥痒的胀痒,令田子兴奋地用双手抱紧父亲的大腿。9`Z;?ULI随着大阴茎的抽动,田子雪白肥圆的屁股下下拱动,和着父亲的抽插在颤动着。她感觉到父亲给予的舒服,那种很久没有得到了的舒服感觉,令她娇吟不已。

父亲双手摸玩着她的乳房,一下下抽动着屁股,大阴茎一次又一次深深插入她粉滑的阴道里,抽插出串串羞人的呻吟,田子的心在父亲的抽插中飘上了快乐的顶峰。

“宝贝,你的阴道夹得我好舒服,我抵不住了,我要射入去了…”

父亲双手抱住田子肥圆的屁股,把粗硬的大阴茎完全插入她粉滑的阴道里,气喘喘地抽缩小腹。田子感觉到阴道里的大阴茎一下下胀动。

突然,一丝烫热的浆汁从胀动着的阴茎头上喷射出来,喷淋在她娇嫩的花蕊上。

“啊…好胀啊,爸爸,你射得我好舒服啊。”田子失声叫了起来。

父亲把积压己久的精液舒服地射入了田子空虚的阴洞深处,炎热的精浆胀满了田子的阴洞,更令她迷醉在父亲给予的快乐中。

随着她急促的喘息,阴道夹紧父亲的大阴茎一下下蠕动着,父女俩人同时到达了快乐的顶峰。“舒服吗?田子我的乖宝贝,爸爸玩得你舒服吗?”父亲喘着粗气问。

“舒服,我喜欢爸爸你射入去那种胀满。”田子闭上眼睛娇喘着,交欢后她软绵地张大双腿,感觉着阴道里酥痒胀满的舒服,兴奋的阴道仍在挤夹着父亲的大阴茎,滑滑的蠕动更有一种羞人的未满足感。

父女俩的阴部紧贴在一起,她粉滑的阴水湿透了俩人的阴毛,父亲爱恋地低头看着她雪白丰满的身子,胀圆凸起的肚子,两峰已被摸玩得泛着红印的乳房,硬凸潮湿的乳头上冒出了微白色的乳液。

父亲惊喜地伸手前去,用手指轻轻逗玩着她粉嫩挺立的乳头,乳头在父亲的逗玩中颤动着,她感到乳头在痒丝丝地弹跳,她的心儿亦在弹跳着。父亲双手抱住田子的屁股把已有些疲软的阴茎从她粉滑的阴唇中拉出来,一阵痒丝丝的滑动从阴洞深处滑出来,田子有些不舍地哼着。

粗长的阴茎从她红嫩的阴口内滑了出来,田子粗喘了一口气,好些粉滑微白的淫汁冒着泡沫从她张开小口红嫩的阴口内滑了出来,滑落在她的屁股缝间。

父亲明白到田子仍未得到完全满足,他转身趴在她张开的双腿间,张嘴吮住她软滑正冒着滑汁的阴唇。文字文字“嗯…”阴唇上烫痒的骚动,田子闭着眼舒服地哼着,下阴那熟悉又羞人的骚痒,令她张大双腿喘息着。

阴道兴奋地蠕动着,微白带着姑娘幽香气味甘滑的阴水和精液混合在一起的淫汁,从胀软的阴口内滑出来,父亲用舌尖舔入她软滑的阴口内,把她涌出来的淫汁舔食干净。

烫热的舌尖舔在她的阴口上引发更强烈的骚痒,粗喘中田子双腿张合着,波动着肚子把体内的淫汁排泻入父亲等待着的口中。

父亲爱怜地搂住田子丰满雪白软滑的身子,一边搓玩着姑娘胀圆的乳房,一边帮她穿上衣裳,田子俏脸红红地偎在父亲怀里,脸上布满了一整个下午父亲没有让她失望,接连三次的交欢令田子空虚的心又暖又满足,阴道里装满了父亲的精浆,父亲的大阴茎令她渡过了一个快乐的节日。

“爸爸,我下个星期再回来探你,请多多保重身体。”田子在向父亲道别时,水汪汪的凤眼中荡起了一波只有父亲明白的淫彩,父亲明白地点点头,高兴地叫她下星期再回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