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学姐】【完】


现在大叁。社团中有一个学姊(暂时称她为婉君),她大我一岁。从我大一时,她就非常照顾我。

虽然她已经有男朋友,而且算是非常恩。可是心理还是对她有一点幻想与希望。

就在前一阵子,也就是上学期吧,她和男友(暂时称他为小明学长)分手。

婉君她男朋友大我两届。也就是说现在已经当兵,虽然大我两岁,但在社团中他对学弟就像哥们,没有什麽学长的架势,每次喝酒唱歌,他都会找我们这群学弟。

所以看着这对恋人成双成对,心理总有些忌妒或者怅然若失。

不要说婉君学姊有多漂亮,身材有多好。光是小明学长成绩好。风度翩翩,人高马大,喝起酒来又豪爽,想要把他灌醉非要五六个学弟,而且是死命的车轮战。

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他们分手真正的原因,不过我想也许是因为我的缘故。

在我大二下时,因为社团的关系,要常常出队。而我跟婉君学姊就刚好在同一队,小明学长因为要准备出国,叁天两头就要去补GRE ,也算是半退出的状态。

很多活动他都没有参加。只是偶尔会来社窝聊天打屁。

我没有学长的风度偏偏,体格也没他好,成绩更是烂的可以(成绩会烂也是因为社团的关系)。

但婉君学姊似乎特别关照我,每次面对她的眼神,我总是感觉她在对我暗示。

也许是我自作多情,学姊的眼睛很美,她全身上下我觉得眼睛是最漂亮的。

那天出队到某个地方(我不敢说地点)。小明学长没有跟来,这是第一次婉君她男朋友没有和他一起出队,这一天学姊似乎非常兴奋,对我的态度也更亲切,不是问我有没有带笔,就是找我一起作事情。

我当然不是笨蛋,可是我只想确定到底是不是我自己赖蛤麻吃天鹅肉。

学姊有176 公分,而我只有169 ,婉君是那种丰满型,就是像凯蒂温斯雷(铁达尼号的女主角,这部片也是我和学姊一起看的)。

到了傍晚,因为是叁月份而且是在山上,天气还有点冷。学姊拉着我的手去看夕阳。

这是她第一次触碰我的身体,被她这样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动作吓到了。

我们两个走到了那座山的一线。学姊也许是故意装冷,身体渐渐躲在我的前。我也不知道她是怎麽移动位置。

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如果要我向小明学长解释,我一定会怪那天的夕阳实在是太美了,我和学姊就这样抱着看夕阳。说着个人的儿时记趣,我第一次抱女生,所以下面那根也就直挺挺的支持着学姊的屁股。

本来勃起的时候,我下体还略为向後。不太敢让学姊碰到。可是学姊硬是把身体又娜过来,这麽一受刺激,我抱的更紧了。

聊着聊着,谈到了有关星座血型。学姊忽然拿起我的手,说要看看我的命相。

我本来就对这些什麽风水,算命都是一派胡言,又因为抱着学姊,所以她在说什麽我根本都没在听。

突然好像是手相看完了,学姊把我的手又放回她的腰上,可是这次我确定她是故意的,因为她把我的右手放到了几乎快摸到下体的位置,而且她的手还贴在我的手背。

这种连白痴都该知道下一步要怎麽做的事,我竟然什麽都没动,手就这样呆呆的放着,学姊穿着牛仔裤,我的右手就放在拉上,都感觉到她下体的温暖。而且当时我是坐着抱她,所以手也有点被她的腿夹着。

大约就这样放着有半小时,也许学姊看我似乎很胆小,就把头向後一仰,靠在我的肩膀。闻着婉君的长发,心跳不段加速。连呼吸都快要变成喘气。

学姊在讲什麽我几乎都听不到,只能吱吱呜呜的应答。

我心理只在想一件事:“ 她跟小明学长是分手了吗?”。

也不知道心中波涛汹涌有多久。突然发现天已暗。那座山不是很高,而且路也很熟悉,但如果要摸黑走回营地,还是有点危险。

我想要打断她的倾诉。这时才赫然发现学姊在我怀里睡着了。

昏黄的光影下,学姊白皙的脸全映成了金黄。看着她的嘴唇我实在很想就这样吻下去,最後意思一下,只吻她的脸颊,然後把学姊轻轻摇醒。

我发现学姊好像真的睡着了。

当天晚上要开干部会议,讨论一下明天的工作。

坐在我隔壁的文书问我刚才跑到哪里。这时学姊竟然大大方方的实说实话,我差点心脏都要跳出来。

也许平常我和学姊就比较要好,所以大家也没说什麽闲言闲语,只说明天要一起去看夕阳。

学姊只说夕阳有多美,我们在谈论什麽。当然省略了肢体动作不谈。

开会的时候,学姊连看我一眼都没看,我有点难过的低头做笔记。也许我真的是自做多情。

开完会时,大家都各忙各的,有的继续坐着聊天,有的回房休息。我痴痴的看着学姊走出门,深切的希望她能回头看我一眼。

文书突然问我刚才开会怎麽都不发言,我只说身体不太舒服。

接连着第二天,第叁天什麽事情都没发生。就在第四天晚上的营火晚会,大家都疯狂的表演,节目是在上学期就策划好当然是非常精采。我也趁机疯一下暂时忘掉心头问题。

等到啤酒一端上来,我是一杯接一杯。其实不只我这样喝,有人还喝的比我凶。所以也没人会注意到我怎麽了。这时学姊走过来要和我敬酒,当时我真想要抱着她。

学姊问我可不可以坐在这里。我当然是清出了一小块没人吐过的草地(当时我还没吐),就这样我们两人坐在一起喝酒。

喝着喝着学姊说要去厕所。我想她不是要去小便,就是要去抱马桶。

我就扶着她歪歪倒倒的脚步,果然走不到五步就吐了一地。当时不要说男生吐的七八遭,女生也有几个吐了,就连我都在翻胃。

学姊吐了几口大概意识也有点清醒。其实女生喝酒吐并不是真的醉死。只要吐完後都还算正常。

学姊说想去吹吹风,我就把她带离人群。大约有200 公尺坐了下来。当时除了营火附近其他地方是一片漆黑。她又叫我帮她按摩,喝完酒不太舒服。学姊心理在想什麽我都一清二楚。

她自己把外套脱了,我这时也毫不客气,也许是藉着酒胆又加上这几天学姊对我不理不采。动作就比较大胆。

其实我不会帮别人捏捏拿拿。当场就胡乱的推了几把,然後双手从学姊的背部渐渐移到前胸,还在她腋下捏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她胸部的柔软。

婉君的胸部是出了名的大,平常男生看婉君的时候都有意无意的瞄一下。我的身体渐渐靠向她的背,也许只是想重温叁天前的旧梦。

我再也忍不住的双手抱着婉君。这时我听到学姊也在喘气,我自己更是欲火焚身。

我把婉君压倒在地上,看着学姊双眼紧闭。似乎默许我的动作。

学姊比我高大,所以我可以一边亲吻着她的胸部一边脱她的裤子。看着她起伏的胸部,我加快了动作,脱掉裤子的时候我才发现学姊没穿内裤,而胸罩是前开型。

我不太敢把学姊脱的精光,万一有人来了就来不及穿回。其实在当时营火附近的人因为火光,他们根本看不到黑暗的地方,只不过是预防万一。所以只把学姊的毛衣拉到胸部以上打开胸罩。

牛仔裤还有一只脚穿着,我也不知怎麽的,下面那根就这样了进去。

学姊的胸部真的很大我又吻又舔又咬,把她弄得气喘嘘嘘,当时虽然很吵闹,但学姊还是不太敢叫出声音,而我更是小心,不时的抬头看看前方。

第一次和女人发生关系,所以没多久就射出来了,而且还射在学姊里面。

我看过A 片打过手枪,也知道快射精的状况,可是这是我第一次。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

等到射在里面後,我才有点後悔。为了贪图一时的快感,造成了可怕的事实。

可是学姊好像还没高潮,也没发现我射精在里面。也许她根本就已经醉的糊涂了,我脑袋好像突然清醒。觉得已经酿成大祸匆匆的把学姊的衣服穿上,一切都打点好,还特地四周看看,确定学姊到底有没有穿内裤来,以免我自己喝醉看错,把内裤留在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