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他的胯下是我最爱的女友


.
又是一个夜晚,睡在床上,喘着粗气,双手不断的运动着,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女孩的样子,是的,就是她,我
的女友,不对,此刻的她应该已经是别人的女友了!而我还是深深的爱着她,但只能永远幻想着她手淫了……

 


孤独的握着鸡巴快速的套弄着,想着那个曾经可爱的女孩;而她,也一定在一张温暖的床上,享受着另一根更
为粗大的肉棒带给她的快乐。想象着自己最爱的女孩被别人操着,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但是我反而居然有了一
点兴奋,我仿佛看见了她在那个男孩身边叫床的样子,那晃动着的双乳,那被干得淫水直流的小穴,那么的美。而
曾经这些一切都是属于我的,如今却被别人的肉棒肆意的享用着,我心里仿佛有种声音还在为那个男孩加油,使劲
的干她吧,用你的大肉棒替我把我最爱的女孩操得高潮跌起,欲仙欲死。

 


我的鸡巴曾经没有真正的满足到她,求求你用的粗壮的肉棒让她体验到什么才叫真正的男人,什么才是真正的
高潮!

 


记得那天,她告诉我,我们分手吧,我已经爱上别人了,我和他也做过了。我仿佛看见了她被别人的大龟头撑
开小穴的那一瞬间,我仿佛听见了她愉快的呻吟了一声,而那一刻,我的心也碎了……当她后来承认还和我在一起
的时候,他们已经做过几次了的时候,我也能完全的回忆起那几个晚上,我还在握着自己的鸡巴,想象着她的样子,
对着她的照片打手虫,而同一时间另一根肉棒却在替我狠狠的干着她……而当我询问着她细节时,我发现我居然硬
了,听着她给我形容她是怎样被别人操的,我的鸡巴在裤裆里硬都几乎要爆了,后来她在电话里告诉我,那个男孩
让她个更舒服,虽然我操过她很多次,但是最舒服的却是她被他操的时候时,听到这里我早忍不出掏出肉棒套弄起
来,她告诉我别人给他的感觉我都没有给过她,我就一边听着她说她被别人干的情景,听着她说别人把她操得多舒
服,一边可怜的手淫着,在一起了多年的女友,终于在别人的胯下达到了高潮,别人的肉棒完成了我不能带给她的
快乐,而我只能手淫着发泄出心中的郁闷!

 


从她真的和我说分手以后,我几乎还是天天都想着她打手虫谁知道也许在某天我手淫的同时,她的小穴却别别
人操得淫水直流。她已经不爱我了,她的小穴已经不属于我了,从今以后别人的大肉棒将代替我操她,享受她的呻
吟浪叫,把满满的精液灌进她的小穴,而我就只能永远把她当成打手虫的对象,只能把我的手想象着她,只能在心
中喊着她的名字一次次的射出来。

 


回想起她刚刚开始对我冷淡的那段时间,我好想再牵牵她的手,亲亲她的嘴啊,每一次都发硬的希望她能答应,
可是得到的都只是拒绝,而也许就在她拒绝我后不久,她就会心甘情愿的张开双腿去接受别人鸡巴的抽插那我想亲
下都不行的小嘴,也许刚刚才含过他的肉棒,嘴里还残留着他射进去精液的味道。我渴求着能亲亲她的嘴而已,而
在很多个夜晚别人刚刚射进去的精液却缓缓的从她小穴里流出;我苛求着她能在电话里和我说说话,而别人去享受
着她被压在胯下发出的一声声愉快的呻吟声,我苛求着能牵下她的手,而别人的是手却把她的双乳房任意的揉捏着
……

 


我为你手淫,孤独的射在了冰冷的地板上。你被他操着,小穴里灌满了他热热的精液。于是,一段心酸的故事,
从此开始……

 


一、前奏

 


和她已经分手2个多星期了,可是我依然还是每天茶不思饭不想的想着她,我根本不能接受她已经提出分手的
事实,我依然每天给她打无数个电话求她再多考虑一下,可是我的得到的答案依然和她提出分手那天一样的坚决,
原因很简单,她已经对我没有感觉了,而且,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不会的,她一定的很生我气,再说这些气我,只要我再坚持下,她一定可以回到我身边的。我这样坚定的想着,
依然每天给打电话短信,渐渐的我发现很多时候她已经不接我电话或者是关机了,可是我依然坚持着,我始终相信
我最爱的罗衫很快就会原谅我回到我的身边。

 


终于一天,我接到条陌生的短信。

 


「小子,我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女朋友。」

 


难道是她的男朋友?我心里一阵愕然,回复到:「你女朋友,我现在还没有和她分手。」

 


「操,亏你说得出口,老子警告你,再来找她我要你好看」

 


看到这样的话我内心一阵狂怒,马上反唇相讥道「滚,妈的她现在只是暂时和我吵架而已,你傻b还以为罗杉
会真的喜欢你?」

 


过了老半天,我以为他被我骂住不敢回了,每想到又收到一条「哎,老子都不想骂你了,看你也是个可怜的主,
成天打那么多电话发那么多短信来求罗杉,我看你写的那些内容都为了悲哀。」

 


他看了我给罗杉发的短信?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内心明显已经底气不足,不可能,我安慰到自己,罗杉再怎么也
不会把我说的话给别人说的。

 


「你少来诈我,你以为我会信你的话吗?那你说我给她说了些什么?」

 


从后面的经历来看,就是这句问话,让我喜欢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地步……

 


怀着忐忑的心情,终于收到了一条他长长的短信,揭开了我震惊和羞辱的序幕。

 


「操,还真的要我说啊,你傻b不分白天昼夜的发给罗杉要她原谅你,老子和她在床上的时候也看你短信一直
来,关了机等我们做完了再开机,10几条短信在那里排着,什么求求你给我一次机会,求求你说句话啊,操b都
要被你打扰,你还确实真够让我厌的啊,哈哈」

 


什么?罗衫和他做过爱了?一阵冷意从我脚底传来,我根本无法相信这是事实,一定是他骗我的,一定是,我
内心狂喊着。但是我确没有任何办法去分辨,去证明,手紧握的手机的键盘无力的反抗着:「不可能,那你说我是
什么时候具体哪天给她发的?」

 


等待是漫长的,在等待他回复的这短短1,2分钟,我脑中浮现着罗衫可爱的模样,她怎么可能和另一个男人
做爱,怎么可能……可是他的回复,继续把让事实一步步的接近我「哈,你还问那么清楚啊,那老子就告诉你吧。
9月26日晚上,你傻b先一直打电话来,她根本不可能接,我们已经在宾馆里了,只好关机免得你来打扰。

 


还记得凌晨12点半的时候她给你回了一条,说让你别发了早点睡了吧,看你傻b收到她短信后高兴得那样,
马上说什么谢谢,好想她之类的话。那是老子让他给你回的,老子刚刚操完她心情愉快,看你发的那些内容可怜你,
免得你一直没完没了。结果你还是继续发让她陪你说两句,老子已经继续就开始操第二次了开始谁还有空理你啊,
傻b「寒冷,一阵更加深刻的寒冷传遍了我的全身,只是事实吗?那天的时间,内容,和他说的完全一模一样,我
该怎么去辩解,去推翻他?我必须去问罗衫,让我告诉我这些都不是真的!我无力的摊倒在床上这样想着……但是,
如果,如果是真的呢?一阵邪恶的念头从我脑海里浮现出来,一阵邪恶的冲动从的下身传来,当我脑海里一瞬间出
现假如他说的是真的假设时,我发现我的裤裆里的鸡吧罪恶的勃起了……

 


是的,我还记得那天,9月26日晚上,我还在给她发着短消息,告诉她我很想她,我愿意为她改掉缺点。难
道在同时,她真的就正在被另一个男的脱光了衣服,被他的肉棒深深的插入?如果那是真的,那是她除了我之外,
第一次被另一根鸡巴操,那时候的罗衫是什么样子?是紧张还是兴奋?如果那是真的,那当她被别人的大龟头撑开
小穴的那一瞬间,我仿佛能听见了她愉快的呻吟了一声,在那样的一个房间里,充盈着她的叫床声,那肉体碰撞的
声音。她的双腿缠着他的腰,迎合着他一次次的抽插,他们忘情的亲吻着,她的双乳被揉捏着,小穴被一下下的猛
烈抽插着。曾经这一切都是属于我的,而那时,我最喜欢的他却被别人压在胯下,享受着一次次被抽插和征服!

 


而那时她的手机是关机的,我却一直不停的给她发着短信求她开机求她回话。

 


我亲爱的最爱的罗衫,你给了我回话吗,你给我的回话就是在那张温暖的床上,被另一个男人的胯下操出的叫
床声吗?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心已经碎了;我也发现我手已经伸进了裤裆,套弄着……

 


「傻b,离罗衫远点吧,少在老子和她操b的时候打电话发短信来以后,你要再打老子让你听她叫床好了,哈
哈」

 


这是那天被我扔在一边的手机最后显示的短信。

 


二、初识

 


电话的那头,她终于也直接的向我承认了已经和他在一起的事实,同时她也告诉了我他的名字和身份,是和她
同一年级的一个男生,叫吴鹏飞,学校足球队的成员。并且她在一次的重申已经不可能和我在一起的事实,几度央
求依然无法改变她的态度,我终于把压抑在心里的怒火和疑问发泄出来:「为什么,为什么你那么喜欢他,为什么
我们不可能在和好了,你们是不是发生了那种关系?」

 


我听她在电话里沉默了数秒,轻声说到:「如果我我告诉你事实,能让你彻底放手的话,那我就告诉你吧。是
的,我已经和他好过了……」

 


他的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我几乎不能相信这样的话亲口从她嘴里说出来,疯狂的念头已经占据了我的整个脑
袋,我几乎嘶声力竭连珠炮的接着质问着她:「你说得都是真的?我才和你分开了多久你们就好上了,你已经和他
做过几次了?

 


我当初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也是好长一段时间后才和你发生关系,为什么你如此快的就愿意和他做了?他让你
很舒服吗难道?「

 


也许她也被我的态度所激怒,很冷的回答到:「其实我不想说这些来伤害你,但是既然你想知道,既然你觉得
你知道后就可以彻底的放手,那我也可以告诉你,我是很快就和他好了,因为其实他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而且
他已经追我有段时间了,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至于你说我和他发生关系,是的,的确很快,因为和他在一起的时
候我有那个冲动,我已经和他做过3,4次,我很喜欢他。怎么,你还想知道什么?」

 


听到这里时,我发觉我握着电话的手在颤抖着,内心充满了无奈和屈辱,可是却脱口而出这样的话:「他……
你真的连和他做爱都觉得很舒服吗?又比我和你的时候好吗?他……他的鸡巴很大吗难道?」

 


我只听见一声轻声的叹息声,电话里慢慢传来她的声音:「回答完你这个问题我,我想我们再也不用多说什么
了。是的,和吴鹏飞做的时候很舒服,比原来和你的时候舒服得多,我能感觉到强烈的高潮,这些你没有给过我的,
这些都是事实。还有,如果你很介意那个问题的话,他的下面的确比你大了不少,比你的粗得多也长得多。好了,
我不想再多说了,就这样了吧,我想你应该明白了,再见。」

 


电话就这样挂断了,我终于从罗衫的口中亲耳听见了他们发生一切的事实,在这样的事实面前我已经完全无力
去抗争了,但是我心中还是充满着愤怒和不服,最重要的是我内心还是非常非常的喜欢着她。

 


吴鹏飞,足球队的,我心里回忆着她刚才透露的信息。

 


「不行,我要去找他,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飞奔跑向她的学校……

 


也许是老天可怜我,也许是注定了我后来痛苦的命运,到了她学校时,正巧我看见一群穿着校队训练服的男生
在操场上踢球训练。有那个吴鹏飞吗?罗衫会来找他吗?我心里想到,但是又无法确定是谁,于是我躲在操场的看
台的一边守着盯着球场看着。

 


「幸运」的是,没过多久他们的训练仿佛结束了,而且那个熟悉的背影真的就映入了我的眼帘,罗衫来了,背
着书包穿着短裙的她,依然是那么的迷人,我内心一阵狂跳,好想冲向前去拉着她啊。可是我不能,我要看看她究
竟找的新男朋友是谁。

 


果然,我她微笑着朝一个男生走去,那个男生也向她跑过来终于,我看见了她的新男朋友,的确充满着阳光和
朝气,正是她心仪已久的那种运动男孩。原来就是我刚才本身已经注意到的球场上的那个一直卖力奔跑的前锋位置
的男生,刚才我心里盘算着到底哪个才书吴鹏飞时就已经注意过他,生龙活虎的奔跑着,一次次凶猛踢着脚下的足
球,年青壮硕的肉体就像豹子般充满了旺盛的精力。当时我的内心已经有着这样的感觉,如果真的是他,那我……
确实完了。

 


朝罗衫跑过来的他边跑边脱下身上沾满汗水的球服,赤搏的他身上结实的肌肉一览无遗,再加上一双矫健修长
的双腿,更显阳光,怪不得她会那么喜欢。令我心酸的是她居然主动拿出纸为他擦着头上的汗,嫉妒之火在我的心
中燃烧着;没想到更激情的场面马上跟着发生了,他居然一下搂着她的腰,吻了起来。那曾经为我献出初吻的小嘴
此刻被他激烈的亲吻着,我虽然妒火中烧,却也只能远远的躲着呆若木鸡的看着他们。而不经意,一幕更惊心动魄
的情景上演了,她的小手居然悄悄的伸在他裤裆下突然捏了一下,我清楚的看见他白色的运动短裤中间鼓起高高的
一团,紧贴着她的腰上。

 


他们无比亲密的打笑着准备离开操场,我的眼睛停留在吴鹏飞的身上,看着他那具阳光健康的身躯,饱满的肌
肉,黝黑的肌肤,以及大腿那里一直延伸至脚踝处的浓黑腿毛,一只手抱着足球一只收搂着罗衫的他,两条又粗又
长的健美大腿,小腿肌肉结实发达得象是反扣了一个大碗看上去更加的野蛮霸道,充分显示出男人那种特有的力量。
粗壮的大腿中间,球裤下鼓起一大包,运动短裤下壮硕的腿间鼓起的一团,仿佛随着他的脚步晃动着。

 


那一刻我真的可以想象一个运动猛男压在一个漂亮可爱女孩身上的情景。而我想象中的男女主角就在我的眼前,
男主角是足球队的猛男,女主角是我还深爱着的前女友,他们就这样完全没有注意到躲在角落里眼里泛着嫉妒与愤
怒的绿光的我,搂搂抱抱的走出了球场。

 


我内心痛苦却又无力的挣扎着,我终于达到了我的目的看见了谁是吴鹏飞,可是看见了又怎么样呢?只是让我
更加的痛苦和无奈,他的模样他的身材,我能感受到更多的是一种自卑啊,甚至几乎是羡慕。事实真的像罗衫说的
那样,连他胯下东西都会比我巨大,我拿去和他抢女人啊?

 


我最爱的罗衫,回想起前段日子我们分手以后,我好想再牵牵她的手,亲亲她的嘴啊,每一次都鸡吧发硬的希
望她能答应,可是得到的都只是拒绝,而也许就在她拒绝我后不久,她就会心甘情愿的张开双腿去接受吴鹏飞鸡巴
的抽插;那我想亲下都不行的小嘴,也许刚刚才含过他的肉棒,嘴里还残留着他射进去精液的味道;我渴求着能亲
亲她的嘴而已,而在很多个夜晚吴鹏飞刚刚射进去的精液却缓缓的从她小穴里流出;我苛求着她能在电话里和我说
说话,而他却享受着她被压在胯下发出的一声声愉快的呻吟声;我苛求着能牵下她的手,而他却可以把她的双乳房
任意的揉捏着。

 


我呆呆的目送的他们远去的背影,罗衫和他去哪里了呢?是不是在他刚刚踢球完了以后,就去享受着他饱满的
胸肌黝黑的肌肤,浑圆的臀部和汗味,享受他脱下球裤后那一根粗壮的下体呢?

 


我仿佛喜欢上这样的感觉,唯美的画面,一个阳光运动的男孩和一个娇小可爱的女孩结合着,黑与白,力与美。
可是对于我又是那么的色情,扭曲,变态。是的,他才是男人,连鸡吧都比我大的男人,所以他可以操着她,她的
体内里灌满了他热热的精液;而我呢,我算什么,我只能爱上在别人胯下女孩,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像战利品一
样被他从我眼前搂抱走,也注定我以后只能幻想着她打飞机,悲哀的射在自己无力的双手上……

 


想着这些,他们已经原来了我的视线,我迈开艰难的双腿和裤裆里硬得发疼的鸡吧,默默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