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山区支教之艳遇】【共十章】




爬上这座大山,终于看到前方不远处的小山村,此刻在夕阳之中冒起阵阵炊烟,宁静而又不失温馨。终于到了!我丢下身上扛着的重重行李,抱着身边的人,大声地欢呼起来。

我是xx大学教育专业的应届毕业生。在现在这个连扫厕所都需要大学文凭的年代,我这个三流大学的毕业生在就业市场上也实在没有什么优势可言。正为工作的事情烦恼呢。国家出台了一个新的政策:只要到西部山区支援教育五年,可以优先在城市里面安排工作。对于我们这些没有背景,没有后台,甚至连学习成绩也不咋样的所谓大学毕业生来说,或许这是一个最好的选择吧。

整个班里,平时混在一起,看起来都不咋地的哥们,开始显山露水,一个个在亲戚和朋友的介绍安排下,纷纷走上了自己愿意或者不愿意,但是待遇都相对较好的工作岗位,最后参与报名,并且确定支教的同学,加上我,只有两个人。

另一个,叫陈莉。很老土的名字,其实她的人给我的感觉也是这样。

陈莉虽然也有着两个大大的眼睛,可惜总是戴着一副厚厚的眼睛,看起来无比呆板。也有着很多男人们都喜欢的一头长发,可是,可是她居然最喜欢梳个麻花辫子?天哪!什么年代了啊。虽然咱们学校不咋样,可也毕竟是在一省之首府的名牌师范院校。年轻漂亮,摇曳多姿的漂亮妹妹多海了去了。虽然隐约觉得陈莉身材不错,可是土气的穿着打扮,永恒般沉闷的书呆子气息使她的追求者少得可怜。

因为大致相同的家庭条件,同是拿着学校最高扶贫奖学金又共同是班委会成员,打交道比较多的原因,使我俩成为了朋友。可是天地良心,我把她当成了男人。是的,当哥们。

学生时代里,长得英俊帅气的我,并没有意识到所谓的家庭条件会给生活带来如何影响。我兴致勃勃地对班花发动了最强烈的追求攻势,企图用我最浪漫的情怀来打动她。最后却是在班花带着那仿佛是可怜、又似是厌恶的眼神,在大庭广众之下用直接而刻薄的话语拒绝,把我所谓的自尊心击打得粉碎。

受伤的我邀请陈莉一起喝酒,难得的是她居然答应了。

席间或许受到我的感染,她也喝了一点酒,最后闹得跟我一起不停地咒骂着社会的不公平,两人最后烂醉如泥,互相拥抱着睡了一夜。虽然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但是情况也变得有些暧昧。俩人在以后的岁月里都没有主动寻找或接受其他人的爱情,但俩人总是兄弟、姐妹相称,也并没有确定男女朋友关系,或许心中依然对梦想中的爱情还留存着一些渴望吧。

支教的时候,在我脱下她的衣服和伪装,才体验到,她其实还真不是一个老土的女人。为此,我不得不感叹:女人的美丽,一半是包装出来的,另外的一半,是男人色情的眼光发掘出来的。也为此庆幸,上天真还是没有亏待于我,没有让我错过如此的一个尤物。

陈莉就是这个小山村的人。相对于我后来的自暴自弃,她在校的成绩始终非常地好,对于她能够在大城市安顿下来这点谁也不怀疑。

据她自己说,她从小父母双亡,能够来到大学里面念书,靠的就是她那淳朴的乡亲们的支持,现在她念完书了,有出息了,更应该回去报答她的父老们。于是在她的强烈要求之下,各相关部门达成了她的要求,让她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小山村支教。而我,恰巧也分配到了他们村,于是她就成了我这次支教的搭档。

有时候必须得感叹,缘分这东西,还真神奇。

到达小山村的陈莉并没有像我一样兴奋。毕竟是她生活了十多二十年的地方了,对她来说,从繁华城市的象牙塔里踏出,再次回到这落后的地方,更多地应该是深深地无奈吧。

……陈莉轻轻地,不着痕迹地推开我,背过脸去。虽然我俩偶尔也有些亲密的举动,但是尺度也仅仅局限于非常好的朋友那样,像今天这样抱住她,除了那天喝醉了,好像还是第一次。我也略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的咳了几声来掩饰。眼角扫到,其实她脸蛋也有些发红。

陈莉镇定了会,回过头来提醒我马上要黑了,还是赶紧地到村里安顿下来再说。我嘿嘿一笑,重新扛上行李,来到村里。在村民热情的招待下,喝得烂醉,本来村长要安排我去他家休息,但不晓得陈莉跟大伙说了些什么之后,我就被安排在陈莉的家里安顿下来。

(一)

不知道睡了多久,强烈的口渴感让我从昏睡中醒来。摇了摇昏昏沉沉的脑袋,我爬起来找水喝。乡村的晚上很宁静,雪白的月光从窗户投下来,让整个房间里仿佛蒙上了一层轻纱,让我也体验了一回李大诗人的意境。我打量着所在的这间房子,很简单的摆设,就一张床和靠墙边上的一张小八仙桌。桌子上放着一个很古老的箱子,我的行李都堆在上面。房间很简单,收拾得却很干净。

我摸索着打开房门,见到左边的房间还亮着灯。我扶着墙,摇摇晃晃地走向那里,希望能找到个人弄点水给我喝。因为酒还没醒,整个人感觉都轻飘飘的。

短短的几步距离让我走得异常的艰难和缓慢。也正是因为无声息,让我目睹了一场一生难忘的好戏,翻开了我多姿多彩的乡村支教生活新的一页。

门内,一具雪白丰满,充满诱惑的肉体,正光溜溜地上演着美人沐浴。此刻她是背对着我的,那一头还带这水迹,柔顺光洁的头发如绸缎一般披挂在脑后,直垂到腰部的位置,圆润的肩膀,洁白的脖子,随着她的动作,竟然可以隐约能看到胸前的外扩。真伟大!纤细的腰肢下一个优雅弧线勾勒出女人那美丽臀部,浑圆肥硕,鼓囊囊的。青春而挺翘!丰满的大腿根部,神秘的地带在昏暗的灯光里若隐若现,似乎还能看到那带着水迹的黑毛!

处男20来个年头的我虽然在寝室里阅片无数,可现实生活中却从来没有见识到如此绮丽的一幕!我的干渴更甚!心脏不争气的剧烈跳动着。

“ 咕~”情不自禁的我咽下一口口水。如此美丽的一具肉体,想必是一个非常漂亮的人吧?

“ 谁?” 沐浴的主人捂着毛巾转过身来。

“ 啊!”“ 啊?”两声惊呼同时传出,如此诱惑人的身体的主人,居然是我的同学,陈莉!

“ 你要死了啊!不睡觉跑这里来干吗?” 陈莉怒道。

怒吼下,她的胸前一片汹涌,看得我喉结连连滚动。相信那时的我一定是一脸非常色急的猪哥像。因为当时,我清楚记得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被酒精麻醉的下身也蠢蠢欲动。

“ 我……我口渴,来找水喝的。” 我艰难地把视线从她的胸前移开,小心翼翼地回答到。心跳却更加剧烈。昏暗灯光下赤裸的陈莉,让我心里升起一种异常的感受。心中一个掩埋很久的渴望被点燃了。

陈莉直直地看着我,眼神里满是怀疑。她皱了皱眉头说道:“ 你先回去,我等下帮你送水来!”没有去跟她解释,我的眼睛老是溜到她的胸前。太伟大了,以前怎么就没注意呢?不过也没让我多打量,她啪地把门关上了。

我摇了摇头,满脑袋浆糊地回到房间里躺下。没一会,陈莉带着一瓢水进来了。

刚出浴的她穿着一套印有小熊图案,长及膝盖的睡衣,丰满的大腿若隐若现,刚出浴的她没有带眼睛,看起来比平时多了几分女人的妩媚。俩粒宝石一样的眸子在黑夜里特别明亮。

其实……不戴眼镜,陈莉挺漂亮的。

“ 诺,给你,死色狼!” 陈莉把水瓢一递,说到色狼俩字的时候,脸色明显的红了下。

我做无辜状:“ 谁知道你这半夜了还没有睡觉啊,我也不晓得自己是睡在哪里,看见那里有灯就走过去了。”“ 算你有理,赶紧喝了睡吧,酒量那么差,也还敢跟人拼酒,醉死你活该。

” 嘴上不饶人,可看我手有些颤抖,陈莉依然小心地扶着水瓢让我喝水。温柔的感觉让我心中一暖。女人特有的香味让我心中一阵荡漾。

“ 睡觉吧~ 明天我带你去逛逛村子。” 安顿我躺下,陈莉转身要走。

“ 陈莉。” 我喊住她。

“ 恩?” 陈莉回头,给了我一个侧脸。

脸蛋很美丽的弧线,饱满圆润的下巴看起来真的很漂亮。以前怎么就没仔细打量过她呢?都怪她那该死的打扮。

“ 你的真大!” 我趁着酒劲,神使鬼差地说出了这么一句。

“ 什么东西?” 陈莉诧异地张开了可爱的小嘴,满脸疑惑。

我无声地用色情的眼光死死的盯住陈莉伟岸的胸部,还夸张的咽了口口水。

“ 要死了你!”“ 啊!”陈莉拿着水瓢朝我头上来了一下,头也不回的关门而去。

其实,陈莉在发脾气脸红红的摸样也挺可爱的。就这样想着,我乐滋滋的进入梦乡。

第二天,在陈莉的陪伴下,我俩在村子里逛了一圈。

陈莉老家处在群山环抱之中。没有什么规划,或大或小的黄土砖房随意地东一栋西一栋地布满了整个村子,斑驳的房屋外墙被雨水冲出一道道沟壑,无声地述说着这里的古老与沧桑。每栋房子外面都有一个大大的院子,或是用荆棘,或是用木头做的篱笆围了起来。石板铺就的小路四通八达地连接着这些院子。村子里随处可见到高大的各种树和矮小的灌木,身边不时传来昆虫和小鸟的鸣叫声,空气异常清鲜,让人感觉特别的心旷神怡。

村子呈长方形东西走向,有近千人。村西头是一座非常高的山,北面从山涧小路过去5 、6 里有个高山湖泊,非常漂亮。村子的南面有一水井,整个村子喝水洗涤等用的都是这里的水,水井过去,就是我们来时的路了。村子的东面相对于比较平坦,有一片开阔的树林,树林后面,也是起伏连绵的山脉,里面有着丰富的野兽和药草。

学校的村子就坐落在学校的最东边,是一座不知道什么时候的庙宇改建而成的。我走进去看了看,墙壁都坍塌了好大一些了,四处透光的天花下,摆放着不晓得从那里拆来的一块大门板,涂满了黑色的锅底灰,算是黑板;黑板前面是用黄泥砖块垒的一个台子上面架了块木板就算是讲台,讲台下面的学生桌倒勉强还能看,可椅子却是一张没有。看到如此艰难的环境,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村子里的人都很友好而善良。遇到我来都笑眯眯地打招呼,他们把我叫做陈莉家的。最开始我还以为可能是因为不晓得我的名字吧,对着这些朴实的山民们我反复自我介绍,却始终也没能让他们记住我的名字。可每当碰到这样的时候陈莉都会脸红,让我特别摸不着脑袋。直到我俩的关系确定下来后,才知道她使了个小小的心眼。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间,到村子里就半月多的时间了。虽然经过我多次纠正,人们依然喜欢叫我陈莉家的。唉,算了吧。管他呢,反正是个称呼。中间有段时间也遇到过村长几次,可每次我热情的跟他打招呼,却总换来一张冷漠的脸。村长长得整个就一林彪第二,看他遇到村民那高高在上的表情我就觉得特不爽。靠,还真他妈拿村长当国家干部了。

现在这个时节正是农村双抢的时候,可这村落处在崇山峻岭之中,没有可耕作之土地。上山挖草药和打猎成了村民们的生存方式。在村里这么久的时间,以我外向型的性格,跟村民们都混得熟悉了。学校还没开学,我也乐得瞎混。

这天,我照例跟着虎子上山打猎。虎子是我来到这里的第一个,也是关系最好的朋友。因为闲在家里也没事,我就成天跟着他到处打猎。

虎子是陈莉的堂兄,年龄跟我相仿。黝黑,为此我常笑话他在黑夜里只能看见他的牙齿;也很强壮,对村子附近的大山特别的熟悉,是个很合格的猎人。为人看似木纳,却经常语出惊人,特有的乡村幽默常常让人回味不已。

今天收成不错,我们不仅打到了2 只兔子,一只野鸡;前些天下的陷阱里还网了一头麂子。感叹上天待我们不薄的情况下,我俩早早地收工,欢声笑语地往家走去。回村的时候,要路过学校后面的树林。平时树林里都很安静,只有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但今天却异常地传出有规律的动静,还有些急促地呼吸声音隐约传出。

虎子教育过我一些打猎的知识,一般较大的野兽出没的时候也会造就类似的动静。莫非有猎物串下山来了?

经验不足的我向虎子投去征求意见的眼光,并且把背在身后的猎枪取了下来。

虎子一脸坏笑地按住我,伸出手指做了一个让我安静的表情后,拉着我,弯到了另一边的山坡上面,指着下面,让我看。

只见一个精瘦的身体压着一具雪白的肉体,不停地做着活塞运动。靠,这不是村长跟村西头的那赵寡妇么?没想到,赵寡妇平时穿着衣服的时候看起来矮墩墩地,脱了衣服,也是一美人哪。

饱满的大奶子如俩大白馒头一样,随着村长的抽插不停地晃动。因激动而弓起的腰向上挺起,纤细的腰身没有一丝赘肉,腰身向下扩展开去的倒三角,跟村长交和部位那茂密的黑森林,看得我气血一阵阵翻腾。

村长抽插了一阵之后,把鸡巴抽了出来,略喘两口气后,拍了拍赵寡妇的屁股,赵寡妇知趣地转过身来,趴在地上,像母狗一样把屁股高高地撅起。

赵寡妇肥硕的屁股因为这个姿势更显得诱惑异常,村长怪笑着,不知道说了句什么,轻拍了下赵寡妇的屁股,又狠狠地用手抓了一下。赵寡妇仿佛吃痛,轻轻一皱眉头。头发一甩,转过头,对着村长说了一句话,村长马上提枪上马,狠狠地插入……我津津有味地看着,内心气血翻腾。野外媾和,打野炮,而且还是红杏出墙!

我下身明显地勃起,我几乎按奈不住就要当场十姑娘伺候。虎子拍了下我,我有些不满地看向虎子,虎子指了指学校的墙边。离得太远,我看得不太清楚,只觉得那边也有个人正在做跟我们一样的事。

“ 谁?”“ 赵寡妇女儿。”“ 娘的,真带劲,老妈偷人,女儿偷看。”“ 嘘,小声点!别被发现了。”“ 哦。”看够活春宫,虎子拉着我离开了。虎子年纪虽轻,却已经结婚。对于他来说,只当是看了个笑料。我却被激起满腔的欲火,想要释放。

提着今天的猎物,一回到家我就直奔厨房而去。冲到水缸边上,狠狠地灌下一口冰凉的井水,又一瓢冷水,从头浇下,却依然没有浇熄心中的欲火。赵寡妇那丰满的奶子,肥硕的屁股,迷离的媚眼,无一不冲击着我这小处男那纯洁幼小的心脏。想到最后,村长在赵寡妇那红润丰满的双唇下,满足的喷薄而出。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那强烈地欲望,拉开拉链,想象着赵寡妇正轻轻地摇晃着她那肥美的屁股,媚眼如丝地望着我,嘴里轻轻地唤着:“ 我要~” 掏出已经暴怒地小弟弟,套弄起来。

“ 啊~” 一声惊恐的女高音从我耳边传来。完全沉迷于幻想中的我被这高分贝的噪音一下子惊醒,刚用冷水怎么也浇不灭的欲火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1

“ 你,你怎么又在?” 我的天,我怎么这么背?找个地方打手枪居然也会有人?

“ 你……你……你……混蛋!” 陈莉抬起手,猛地把水瓢砸向我的脑袋。我头一偏,避过。

看着她那惊恐,羞愧,愤怒交加的表情,我根本没来得及注意她那光溜溜的身子,和因为她拿瓢砸我,毛巾滑落,已经露出一大半的乳房;飞快地收拾好自己的兄弟,拉上拉链,夺门而出。

在村里不停地晃悠着,天渐渐地黑下来了,我脑袋里却依然混乱得跟一堆乱糟糟交织在一起的纱线一样。丢人哪。打手枪被人抓个现着,还是自己的同学,女同学!想起自己刚的行动,和陈莉的表情,我就有一种自杀的冲动。完了,完了,这里都是她的乡亲们,万一她说出去,我还有脸待这里见人么?

我像一个无头苍蝇样,一次又一次地在村子里漫无目的的乱转。终于还是又再一次转到陈莉家门口。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抬眼望去,各家各户里已经点上了灯,一阵阵饭菜的香味不停地涌入我的鼻子,肚子在这个时刻也不争气地响起来。

算了,大不了一走了之。大男人嘛,头断血流都不哼一声,还怕奸情败露的时候?在大山里跑了一天,中午只啃了点干粮,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我,突然之间冒起一股豪气,支撑着我推开了家门,走了进去。

等待我的,并不是我想像中那充满怒火的眼神以及羞辱的话语。陈莉静静地坐在桌前,桌子上摆放着已经加工好的兔子和野鸡。

陈莉的头发没像平时那样扎起来,而是散披着,现在才发现,原来她的发质真好。柔顺的头发仿佛绸缎一样顺滑。她的眼镜也摘下来了,刘海被小心地挽到了耳朵上,鬓角几缕长发在灯光下轻轻摇曳。此刻的她怔怔地望着桌上的菜肴发呆,仿佛等待丈夫回家的小女人一般,坚挺的小鼻子随着呼吸的节奏,一吸一吸地,神情很是专注。

记得很小的时候,妈妈坐在灯下等待加班晚归的爸爸,就是这样的表情。此情此景,让我刚升起的万丈豪情顷刻被着温馨的气氛融化得一干二静。我仿佛做错事躲避归家的孩子一样,失了分寸。

“ 咳!这个,我回来了。” 我轻咳一声,望着回过头来的她,歉意地笑了笑。

“ 哦,那吃吧。” 她面无表情,摆上碗筷后,吃起饭来。

在尴尬的气氛中吃完晚饭,按照惯例,我搬了条凳子放到院子里,看星星。

原本以为不会过来的她,在收拾完碗筷后,坐到了我的身边。

她静静地坐着,全身披满洁白的月光,散落的发梢随着微风轻轻地摆动。她呆呆地看着天空,大眼睛里流动着月亮的光华,精致的脸庞上很是落寞。我心中一颤,心房中那压抑很久的柔情突然涌了上来,瞬间将我淹没。

“ 这个……” 越发感到压抑,我决定打破这个沉默。

“ 怎么?” 她回答到,声音轻柔。我回头打量着她,月光下的她今天看起来好像特别柔弱?

“ 今天下午,其实是,因为……,那个……我和虎子,所以……” 语无伦次地说了半天,才发现自己连说什么都不知道。

“ 对不起!” 男子汉大丈夫,倒个歉又不会死人。

“ 算了,我也没有生你的气!”“ 啊?” 这么简单就获得原谅了?

“ 要死啊!盯着我干吗?” 陈莉被我盯着,脸突然一下子红了,娇声怒道。

气氛一下轻松过来。

“ 你和虎子?和虎子怎么了?” 略微调整了下心情,陈莉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

我在心中小心的斟酌说辞,把女主角名称隐掉,事情经过大致说了下。因为村长一直对我不假以颜色,我把好些鄙夷的词汇都用在了他身上。

“ 你说的是村长和赵寡妇吧?” 陈莉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跟脸色都及其的平静,似乎觉得这跟吃饭一样平常。

我异常诧异:“ 你怎么知道?难道?对了,今天下午你也在偷看?”“ 啊?偷看?” 陈莉白了我一眼,接着道:“ 你以为我跟你们一样无聊啊。

只不过,赵寡妇跟村长的事,是全村都知道的。”“ 哦?既然都知道,那大家就这么放纵他们?不是说女的偷汉子在农村里要被沉猪笼的吗?” 我不明白。

陈莉像看外星人一样盯着我看了好一会,直看得我全身不自在,才幽幽地说道:“ 赵寡妇也是可怜人哪。年纪轻轻就没了丈夫。你也知道我们这里的情况,女人没了男人根本就没法生活。像赵寡妇这样,虽然年纪不大,可是有俩拖油瓶。

谁愿意没事加重自己的负担?”顿了顿,陈莉接着说道:“ 村长虽然有时候让人觉得为人不怎样,可在这件事上,大伙都觉得还成。难不成真让赵寡妇受不了贫困,抛下俩孩子,改嫁他人?

受苦的最终是孩子啊。而且,村长也是一直单身,这样,也算不上什么吧。村子里好些人还打算撮合他们俩呢。”“ 那村长为啥不娶了赵寡妇呢?”“ 你问我,我问谁去?”“ 对了,你觉得赵寡妇很漂亮?” 仿佛想起什么来一样,陈莉死死盯住我,问到。

“ 恩!” 我老实回答到。

“ 哪里漂亮?” 说这话的时候,陈莉语气像是有点吃醋的样子。

“ 那里很大!” 看着陈莉一副要爆发的样子,我赶紧接了句:“ 不过没你的大!”陈莉此刻的表情丰富异常,开始仿佛得胜般的笑了下,才发现,自己不应该有这样的表情,接下来,又想板起脸,可却怎么也严肃不起来。看得我心中直乐。

此刻我们仿佛又回到了学校里面,刚才的尴尬也一扫而空。

“ 时间过得真快呀,还真有些想念学校里的时光呢。” 我感叹到。

“ 学校里的时光?想念你的小璇(班花)吧?” 陈莉故意做吃味状。

“ 嘿嘿,忘了,早忘了,人家堂堂贸易集团老总千金,怎么可能看上我这个穷娃子呢?”“ 忘了?我怎么觉得有点酸呢?” 陈莉继续打击我。

“ 酸?是你在吃醋吧?像我这样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男子,你的梦中情人,却痴心不改的爱着他人,你能不酸吗?”“ 呃~~” 陈莉做呕吐状,我俩闹成一片。

“ 其实,我一直喜欢你!” 陈莉仿佛下定了大决心一样,幽幽地说道:“ 当你被小璇拒绝后自暴自弃,我更心疼。”沉默,其实我一直知道这个事实,或许双方都清楚,心中有对方的影子,可就是有些东西不知道怎么去放下。

其实就在刚才,我心中那异样的感觉升起的时候,我就知道,身边的女孩早在我心中留下了她的痕迹。可是为什么我一直没有像她表白呢?或许,是我放不下所谓的男人的自尊?还是我嫌弃她长得不够漂亮?想到这里,我细细地打量起陈莉来。在解开她那土得掉渣的麻花辫子和摘下眼镜以后,她确实是个美人。

“ 我知道,你是觉得我不漂亮。” 仿佛知道我内心想法一样,陈莉轻轻地说道,然后抬起头来,望向天空。眼神里流露出的幽怨让我柔情万分。

“ 别说了~” 我轻轻地拉过陈莉,让她的头转向我,坚定地说道:“ 其实,你也很漂亮!”“ 是吗?” 陈莉默默地回答道,语气有些自嘲。

“ 恩,就是有些土气!”“ 哦,恩?找死!” 反映过来的陈莉娇怒道。

有人说: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凡事只要一捅破,剩下的就非常简单了。如果我们早明确这点,或许下午我就不用,恩,下午?下午厨房陈莉指着我那幕情景一下子从我脑袋里飘过。

“ 陈莉?” 我温柔地叫到。

“ 恩?”“ 做我女朋友吧!” 我深情地望着陈莉,坚定地说道。

“ 啊?” 她诧异的神情慢慢地变为欣喜,然后,眼里泛出泪花。

“ 莉!”“ 恩。”“ 让我摸摸。” 没等她反应我来,我的咸猪手就摸上了她傲人的胸脯。

“ 色……呜~~~”没等她骂出来,我的嘴就亲上了她的嘴。

哦,爽!坚挺,柔软,而且,非常地大!虽然隔这几层布料,依然能够感觉其中那温润滑腻。我轻揉地抚摸着,一刻也不想放弃,尝试着用手掌去掌握它,发现居然办不到。

陈莉的在我的的亲吻和抚摸下,呼吸变得滚烫和急促,原来想推开我的手,变成了紧紧地抓住我的衣服。

我的手继续在她胸前游走,另一只手借抱着她的机会,在她被上抚摸着找到了胸罩扣子,一番折磨之后,终于解开了。

陈莉一下挣开眼睛,猛地推开我,脸红通通地。转身就要走。

我一下子拉过她来,忍着欲火,没有急着又去抚摸她的胸部,而是望着她,深情地说:“ 莉,我爱你!” 然后又狠狠地吻了下去。

长吻,这次陈莉没有拒绝,在我吻她的时候,她也紧紧地抱住我。我再次尝试把手向她胸部伸过去的时候,依然遭到了她的反抗。

她按住我的手,呼吸略为急促地说到:“ 别,这里是外面,会被别人看见的。”

外面?那意思是没人看见的里面就行了?

我一手收拾起凳子,一手紧紧地拉住她,冲进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