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卖妻记】【完】


小朱和小花结婚周年的一个夏日晚上,不,正确点说,应该是同居周年的夏夜,两人相对坐在一间狭小、陈设简陋的楼宇餐台上,含情脉脉地品尝着难得一吃的西冷牛扒餐,餐台上一对红烛散发出柔和的烛光,屋虽小,却充满浪漫温馨。

小朱和小花是中学时代就很要好的同学,因为考不上大学,先后进入了一间小洋行工作,小朱是营业代表,名称很好听,其实是跑街而已,底薪不多,全赖佣金,在香港粤音叫惯之后,小朱便被叫成猪仔。

小花呢?则是洋行里众多打字员里的一员,薪金也是仅足糊口而已!

两人收入不多,但却真心相爱,于是这对小情人咬紧牙关,节衣缩食,合力供了这层小楼宇, 了一个爱巢。

一年来,猪仔和小花一分一毫地计算着每日的使用,连吃一个苹果、金山橙也要盘算清楚,看电影则是太奢侈了。

可幸的是物质虽然贫缺,精神生活却十分丰富,一双小情人,每晚的节目,除了看电视外,就是研究爱的艺术。

今晚是他们同居一周年的记念日子,猪仔特地去超级市场买了四块西冷牛扒和一樽红酒,一年来,他们捱得太辛苦了,钱虽然很紧,但今晚非要好好庆祝不可。

猪仔津津有味地吃完了最后的一块牛扒,小花问道:“猪仔,我的手势如何?好味道吗?”

“好极了,如果一星期能吃上一、两晚就好了。”

“慢慢来吧!再过一两年,我俩的薪水都加了,也就可以随便买些喜欢吃的东西、买些漂亮的衣物。”

猪仔道:“小花,真难为你了,我没有本事,要你跟我捱苦。”

“猪仔,你何必这样说呢?我俩不是过得很开心吗?”小花答道。

猪仔深情地注视着妻子,小花丽质天生,肌肤雪白幼滑,肥瘦适中,聆珑浮凸,衬上一副瓜子脸儿,高高的鼻梁,和一对会说话的眼睛,猪仔暗想:小花参加选美的话,一定能名列叁甲。

小花陪猪仔饮了两杯红酒,在烛光掩映下,美艳不可喻,猪仔情不自禁地来到小花面前,一把抱起她,激情地拥吻着。

良久,良久,猪仔的嘴巴才离开小花的樱唇,小花娇喘着说:“猪仔,让我先清理了桌子再来!”

猪仔在酒精驱策下,迫不及待了,说道:“不要理吧,等会我帮你清理!”

也不待小花答应,猪仔又将小花按倒在餐台旁的地毯上。

他们的家没有床,屋实在太小了,只有一个小厨房、一个小浴室,馀下的空间不足百五坪,故此他们乾脆不间隔房间、不买大床。

猪仔飞快地脱光了小花的衣服,欣赏抚摸这具美丽动人的娇躯,他轻轻地摸玩小花那对皮球似的的乳房,一边说道:“小花,以前有人说,女人的奶子会被男性越挤越大的,我不相信,但现在看来是真的,你的乳房越来越丰满了!”

“猪仔,是真的,我以前戴叁十四寸乳罩,最近亦改戴叁十五了。”小花轻轻地答道。

“你舒服吗?”猪仔又问。

小花微微点头,眼角生春,她的春情早已被猪仔挑起了。

猪仔的手沿着平滑的小腹,滑到隆起的叁角地带,手指轻扣在桃源洞口的樱桃上,小花如遭电击,浑身颤抖着,春水源源由洞里渗出。

猪仔头下脚上伏在小花身上,他的棍子恰好对正小花的粉脸,而嘴巴则对正小花的桃源,他张开嘴巴,贪婪地吸啜着桃源洞口涌出来的春水,阵阵快感涌上心头,小花扭动着屁股,张开小嘴,像吃雪条那样吸啜着猪仔的棍子。

猪仔兴奋极了,翻身起来,想将棍子插入小花的洞里。

小花连忙用双手遮掩着洞口,说道:“猪仔,让我先替你戴上如意袋,不然,有了孩子怎么办?”

他俩为了供楼,不忙有孩子,而小花又怕肥胖和有副作用,故不愿意吃避孕药,长期以来,猪仔都是戴着如意袋和小花做爱的。

猪仔有了点酒意,也实在很想试试棍棍到肉的滋味,捉着小花的小手道:“不会这样凑巧吧!让我试一次好吗?”

小花望着青筋怒突、满面通红的丈夫,实在不忍拂其意思,由地毯爬起来,像狗儿那样伏在地上说:“猪仔,你不如试试后洞,那里不会成孕的。”

看着妻子雪白浑圆美挺的盛臀,猪仔其实早已想试试走后门的滋味,只是怕小花生气,而不敢提出罢了,现在小花既然自己提出,他求之不得,立即紧抱着她的腰肢,用棍子对准桃源洞对上的小洞,用力地插了入去。

小花感到撕裂的痛楚,但猪仔却兴奋到了极点,拼命地抽插着,她为了爱郎,咬牙苦忍,捱到近十分钟,小花感到一股温热的液体喷入体内,棍子才逐渐软化,退出了小洞。

猪仔躺在地上喘气,小花躺在他的身旁,幽幽地道:“你觉得怎样?”

“过瘾极了,想不到走后门会这么过瘾!”

小花道:“我那里还隐隐作痛呢!猪仔,你记着,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了,痛死人家了!”

“是的,我知道。小花,你以后吃避孕药丸好吗?隔了一层胶膜,好似隔靴搔痒似的!”

“不成,猪仔,你也不想我身材有变吧!这样好了,明天我去家计会,问问有什么可以不吃药的避孕方法吧!”

歇了一会,小花突然激愤地说:“猪仔,我想辞职不干了!”

猪仔吃了一惊问道:“小花,你找到好工作吗?”

小花摇摇头说:“不是,我准备辞职后,慢慢再找!”

“为什么呢?我们要供楼会啊!”

“你不知道新来的总经理阿申对我多咸湿,常常站在我背后身旁看我打字,其实是想偷看我的胸脯,有时故意用手碰我乳房,我知道他是想索油!”

“不要理他,你穿些密实的衣服上班好了。”

“阿申几次约我吃晚饭,我都婉拒了,我怕他假公济私对付我。”小花说。

猪仔用力地捏了捏小花的玉乳说:“小花,你两个奶子又大又圆又挺,是男人都想摸摸啦!你忍耐点,找到新工作才辞职好吗?不然我们怎样供楼会呢?”

小花也觉得猪仔说得有道理,说道:“好吧,只要阿申不太过份,其实让他看看、碰碰乳房,也没有什么吃亏的。”

猪仔高兴地说:“小花,你这样想,就不难对付这头大色狼了!”

过了廿多天,猪仔返回公司,打了几个电话给客户,正想拿些样本说明书去交给客户,他的顶头上司突然对他说,总经理阿申要见他。

猪仔忐忑不安地走进那间陈设华丽的办公室,猪仔只是一个极普通的行街,即使是炒鱿(解雇)这样大件事,也毋须总经理召见的。

出乎意料之外,阿申竟和颜悦色地请他坐下,询问他在公司工作了多久、工作情况等问题。

到了最后,还赞他工作表现出色,请来了猪仔的顶头上司营业主任和人事部主任,宣布提升猪仔为营业部副主任,薪金待遇当场升了五倍有多。

猪仔受宠若惊,也有点奇怪:他虽为了争取多一点佣金,工作十分落力,但限于学历和人事关系,他从未被赏赞过。

阿申为什么会赏识猪仔呢?

原来,阿申对小花迷到如痴如醉的地步,可是小花对他却冷若冰霜,不假词色。

阿申于是请了私家侦探包比,调查小花的私生活,想探知小花是否已经结婚,还是有热恋的情人,并且调查她的喜爱、嗜好。

阿申觉得掌握这些资料,会较易猎取这个几乎已单恋至痴狂的小花。

私家侦探包比的报告,显示了小花很少外出,每天准时上、下班,买菜回家后就不出夜街了,最大的发现是小花竟和自己公司的小职员猪仔同居。

阿申觉得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太可惜了,这就是阿申提升猪仔的原因,他要由猪仔方面入手,夺取小花的肉体和芳心。

阿申觉得以自己的条件,一定可以轻易击败猪仔的。

半年过去了,阿申的估计没有错,他以银弹击败了猪仔,令到他答应出卖自己的妻子。

一个周末的晚上,小花吃过晚饭后,和猪仔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可是小花觉得腹里如有一团烈火,越烧越烈,桃源洞又痕又湿,春水源源渗出,她感到强烈的需要,她按着猪仔的胸膛说:“打令,不要再看电视好吗?”

猪仔望着双眼喷火、粉面绯红的妻子,他知道小花春情发作了。

原来他在阿申软硬兼施下,答应让小花给他玩一晚,猪仔不知道阿申背后隐藏的毒计,以为玩一晚,小花也没有什么损失。他太天真了,这颗烈性春药是阿申交给他的,让他混在开水中,给小花喝下。

阿申对他说,小花服药后,就会需要男人,是狼是猫都不会在乎的。

猪仔一边伸手入小花的睡袍内抚摸她的乳峰和桃源洞,一边说:“小花,我买了个新玩意,很好玩的,我们试试好吗?”

小花已被欲火烧得迷迷糊糊,依依哦哦地点头,于是猪仔拿出阿申交给他的新颖活动“春凳”张开放好。

这是日本的产品,制作得十分精美、小巧、灵活,架是轻合金造成,人体接触之处都安上人造海绵,再用意大利真皮包好,另有一个精密的小摩打,接上电源,就可以开动了,速度分为叁级:快、中、慢,由使用者自己掌握,好处在于当男人伏在“春凳”的猪仔身上,阳具插入后,就能随心所欲,调校速度,使女人的屁股上下耸动,于是男人便不用费分毫力量,享受抽插的乐趣了。

猪仔将“春凳”安好,抱着赤裸的小花躺到上面去,然后将皮带系紧小花的粉颈、腰肢,和双手双脚,这时的小花就仔像绑在十字架上的耶稣,不同之处,小花是仰卧向天,在等侯男人的冲击。

小花被欲火煎熬得很难受,桃源洞里如有小虫噬咬,又痒又痕,她水汪汪的用眼睛瞧着猪仔,像会说话似的:“猪仔,你还不上来吗?”

可是今晚的正主儿还未到,猪仔只好继续抚玩小花的那对坚挺的玉乳,小花被挑逗得典来典去,发出梦呓般的“依依唔唔”呻吟春声。

门钟终于响起了,猪仔连忙站起来应门,迎入阿申,他们没有房间,小花其实是赤裸裸地躺在杀猪凳上。

故此,当阿申走进来时,她避无可避,连想用双手掩着那桃源春洞也不可,虽然欲火在熊熊燃烧,但小花被阿申这个不速之客吓得欲火熄了一半,怒问道:“猪仔,你为什么放阿申进来?”

不料更令她惊骇之事还在后头,阿申竟色迷迷地对猪仔说:“你今晚不要回来了,明天直接去上班吧!”

猪仔竟一言不发,穿上外衣,乖乖地走了出去,留下赤裸裸绑在“春凳”上的娇妻不顾。

猪仔这边才走出屋外关上门,那边的阿申已将身上的衣服剥个清光,坐在“春凳”旁,一边抚摸小花加丝似缎的嫩滑胴体,一边说:“小花,我是真心真意爱你的,想你想到发疯了,才千方百计说服猪仔,让我有机会亲近你!”

小花的大眼睛涌出了像珍珠般的泪珠,斥骂道:“阿申,你好卑鄙呀!”

“小花,我爱你变得发疯,才这样不择手段,不过,猪仔值得你爱么?他如果是真的爱你,他会答应我的要求?他会出卖你么?”

阿申这样说,当堂令到小花哑口无言,春药药性极厉害,小花感到万蛇噬心,她急需有棍子插入,给她止痕止痒,面前的男人是猪是狗也不会在乎了。阿申爬上小花身上,让棍子对准她的洞口,开了电掣,于是小花的玉臀向上一挺,阿申的棍子便滑入了迷人洞内。

阿申双手狂捏着小花的玉乳,嘴巴吻着她的樱唇,棍子在湿滑的洞里出出入入,奏出了“吱吱”声的性爱进行曲。

小花粉面越来越红、气息越来越粗,阿申知道小花快要进入仙境了,将按钮拨到快掣上。

小花的玉臀便飞快地上上下下挺动,小花突然呼叫道:“我快死啦!我快死啦!”随即,阿申感到棍子被小花那收缩的肌肉紧紧夹着,过瘾极了,棍头不由自主地喷出了一股温热的液体,直射入小花体里……阿申一边吸烟,一没轻怜蜜意地细意抚摸小花的每一寸肌肤,他终于享受了这个令他神魂颠倒的玉女。

她虽然并不是由自己开封,但处女犹如一个半熟的梨子,并不好吃啊!阿申正思索如何夺取小花的芳心呢?永远拥有她、占有她!

“你还不放我下来么?”小花幽幽地说。

“小花,对不起,我喜欢到忘记了。”阿申连忙解开小花身上的皮扎,小花也连忙扯了一张被单盖着自己的身子。

阿申道:“小花,你还害羞吗?”他由西装裤里取出一颗像白豆般大、闪耀出烁烂光芒的钻戒道:

“小花,猪仔不是人,你跟着他,只会害你一辈子,我是真心真意爱你的,若然负心,天打雷劈,请你接受我真诚的爱吧!”阿申拿着小花软绵绵的玉手,将定情信物套进她的手指上。

小花实在对猪仔死了心,她做梦也想不到猪仔竟会出卖自己的灵魂、出卖妻子的肉体,也幸好,他们只是同居,没有任何名份的约束,也没有孩子牵累,正是合则来、不合则去,猪仔既然这样负心,实在对他没有任何留恋了。

而眼前的阿申,论才貌、论金钱,样样比猪仔强得多了,何况他对自己是痴情深似海。

小花想通了,破涕微笑道:“申哥,你不要骗我啊!”阿申竖起叁只手指,准备立下毒誓。

才念到一半,小花已经掩着的嘴巴道:“不要说了,我相信是!”阿申紧紧拥抱着小花,一边狂吻一边道:“小花,我自懂事以来,最开心就是今晚了!”小花感到小腹对下的叁角地带,又被硬硬火热的肉棍顶着,眉梢含春微笑道:

“申哥哥,又要来吗?这次让小妹好好侍奉你!”说完了,小花将美丽的面庞搁在阿申的大腿上,用小手扶着那支肉棍,伸出丁香小舌,轻轻地吸啜着,直至把棍子弄得像条昂首吐舌、虎虎生威的毒蛇,才骑到阿申的身上,小屋里充满了无限春意……小花和阿申把臂离开这一度是充满温馨的爱巢时,她用唇膏在镜里留下几个大字:

“猪仔,再见已是朋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