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親身經驗的淫荡檔案【完】


  那是我大学时期所发生的事情。

我有一个同班朋友,但不是很要好的那一种。他叫唯文,一向来我都觉得他的为人有些不大对劲,但又说不出来是什麽。直到那一天,因为学校里分配的作业跟他同组,便到他家里商议功课,也就在那时,跟他和他的女友有了进一步的相识和了解。而那之後,再经历过了一番奇艳的遭遇,我才逐渐地发掘出倒底是怎麽地一回事…原来唯文是个变态狂,从小由於经常偷窥母亲和别的男人偷情,渐渐地就在精神上出了状况。当然这在平常生活上,是完全看不出来的。

他的女友海媚,是个人见人爱的辣妹,好像只有十六岁多。她是属於那一种看到就想「干」她类型的淫样荡娃;尤其是她右唇上的那一颗小黑志,配上一头染得金黄发亮的短发,令她看起来性感万分啊!

唯文的变态档案就是喜欢看到自己的女友被别人调戏。那种淫景似乎可以令得他异常兴奋!他平常就常要海媚穿得暴露,越露骨越好,似乎还恨不得她可以完全裸露给所有的男人看,更希望有人敢大着胆子去非礼她、吃吃她的豆腐,甚至於强奸她呢!

好了,废话不再多说,就听我娓娓道尽以下我和他们的一段经历…这一天,唯文地第一次约了我到他家去商量作业,亦也是我第一次见到了海媚。

当时唯文和我就在他那大得惊人的房间里,面对面地坐在书桌旁讨论着我们各自对这次作业的基本概念。而穿着超迷你短裙的海媚,则背躺在唯文的睡床上,翘叉起了二郎腿,正看着娱乐杂志。

坐在斜对面的我,禁不住时不时地窥瞄着海媚,尝试偷视那高高翘起的大腿之间露出的小内裤。我似乎隐约望见有几根黑卷的幼嫩阴毛,竟外露出她内裤沿边,令得我的老二顿时勃起,紧迫压抑在我裤子里头,好不痛苦啊!

我恍恍惚惚的神情,显然都被唯文看在眼里。就在我又把双珠凝神窥视着海媚双腿之间的时後,唯文突然伸过手掌来,重重地地推了我的肩膀一下,惊吓得我差一点就跌落在地下。

我回神一定,以为唯文准会因而呵斥我一番。然而。只见他竟然笑嘻嘻地,正以一付不知如何形容的阴异笑脸灯视着我。

「哈…瞧你看得那麽辛苦,过去啊…不如把头摆到我马子那儿,仔细地看个爽吧!」唯文站了起来推了推我一下,嘻皮笑脸对着我说道。

我一时愣呆着了。不知唯文的话是在取笑我,还是故意地说着反话来讽刺我。而原来躺着的海媚,也在这时放下了手中的哪本杂志,交叉着双脚坐起在床上,眼瞪瞪地望过来,嘴角边也带着诡意微笑我原想开口对自己刚才那不礼貌的举动道歉,没想到竟然听到唯文笑着对海媚说道。

「阿媚…就拉下你的小裤裤,让阿庆哥哥仔细地瞧一瞧嘛!你没看到他刚才的那个模样,好像想要把你给干了似地…嘻嘻…」海媚听了,便把上半身倒躺在床上,然後双膝略抬起一弯,伸手就把小内裤一拉而脱,根着还居然把两腿张得开开地,肥嫩润红的穴户因此完全地呈现於我的面前。这举动简直把我给惊楞住了,张大着口却也说不出半句话来,眼光只一直地盯住在海媚的下体部份怎样啊?还不错吧!去啊…向前去瞧个清楚啦!」唯文又催促着。

我还搞不清楚这倒底是怎麽一会事。在犹豫之际,唯文竟溜到了我的身後,并大力地以双掌使劲往我背部一推,促使得我跌跌撞撞地,跪趴在那床尾的边沿…我举头一瞧,那美得发荡的润红嫩穴就在我眼前,离我的颜面还不到两尺呢!然而,海媚此刻竟然还慢条地移动着屁股儿,把阴穴摆到了我的眼前,令得我心跳急增,身体内的血都热得几乎沸腾起来。

我此刻好像还嗅到了自那穴缝中飘发出来的浪味。那是一股我熟悉的女性体臭,但这时却只感到芬芳万分,令得我春心荡漾,下体的老二勃得越来越膨胀,还紧压着内裤,迫拉着我的鸟毛,疼得我不禁地伸下手去调整了一下。

我不敢随便的行动,只呆楞趴躺在那儿,瞪大着眼珠凝视着那穴缝之间。海媚的下体,连毛都还未完全长成呢!那嫩芽似的幼毛,好圈、好柔,美得我想就这样地一直看下去啊!

然而,我的理智没不久便归回到了我的脑袋瓜里。我仔细一想,此时在唯文的面前如此看着他的女友那儿,怎说都觉得不太对劲。当我正想准备爬起身来时,右手居然被唯文紧抓着,我想是他开始发猋,想揍打我一顿了吧?

意外地,唯文竟然是挥移我的手前去触动着他女友那肥嫩的外淫唇!

他跟着还骂了一声,叫我别那麽地拘束和安份,并松开了我的手,促使我自己主动地去抚摸海媚的大腿内侧和嫩绿桃源。

我见他说得很诚恳,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而海媚也特意地把润穴更推近我的眼前,口中还「嗯嗯」地发出微细的浪浪呻吟声。我也就壮起了胆子,开始不断地抚摸。还把食指探入海媚的穴缝里去。她那儿好湿,手指一插即刻溜滑而入。在活动着手指时,我几乎可以感觉到她里边壁肉的润湿和压迫程度。

「去啊!也去抱抱她嘛?让阿媚也感觉一下你的体温啊…别那麽地没有情趣啦!快…脱去那身衣服吧!」唯文像个指导官似地,在一边指手划脚,并吩咐着我,说道。

我再也不去想那麽多了,就乾脆听着唯文的话;他说什麽,我就照做什麽!於是没两下子,就把身体上的衣服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然後冲上床去一把拥抱着海媚。

好柔软的身躯啊!我一边抚摸着她、一边情不自禁地猛吻她的脸蛋。

我似乎看到唯文点了点头微笑着,好像是在赞赏我的主动。这更加激发了我的信心,认定是他在鼓励我,并尽量地为所欲为…我搂抱着海媚、亲着她。我的手顺势抚摸她的木瓜似的胸脯。唯文此时也凑了进来,配合我的行动,也伸手过来撩弄着海媚的润穴。我们俩一上一下,令得海媚极度呻吟,阵阵的「嗯嗯」细声不断地传出自她那浪润的嘴唇。

唯文这女友最优秀的地方就是她那完美的巨大胸部。我一边温柔地抚握着那两颗大肉球、一边悠悠地舔着她的乳晕吸啜着她硬挺的奶头,并慢慢地享受着…没过多久,唯文便递过嘴来,对我说海媚最喜欢人吻弄她的下体,只要被亲啜了阴蒂,她就会有高潮而兴奋起来,一定会疯狂地想立即作爱的。说着,唯文便退了过去床边的一张小沙发上坐着,并握起拳头顶着下巴,凝神望着床上的我和海媚。

我这时再也不讳忌唯文了。我把嘴舌猛往海媚的润穴一送,有如灵蛇吐信一般,长舌不停来来去去地舔弄着她的阴蒂和阴唇缝隙内的嫩滑肉壁。一阵阵的「喔喔」呻吟声立即自她嘴中哼出,淫浪爱液有如潮水般地一波随着一波涌出,洒得我满嘴都是黏液。

「啊哟!喂,别再弄了,快放进去!我…我受不了啦…嗯嗯…嗯…」海媚一边拍打着我的头顶、一边呻吟哀求道。

我倒也很听话,就直照这小淫娃的要求,挺着我的大龟头使劲地往她湿润润的小缝隙中一挤,便顺心地滑进她的阴壁里头。她此时立即有了很大的反应,那滑滑的肉壁把我给夹得好紧,一种说不出的快感直涌上我的背骨里去。

海媚一点也不放松,屁股奋力地摇晃顶上,使我不得不更加卖力地抽插着。我们俩一来一往,简直就像是以命在相拼,互相疯狂地冲击、呼声浪叫着,激弄得在一旁观望的唯文也不禁地掏出自己那短小的肉肠,眼珠红瞪瞪地打起手枪来…我激昂地戳、我奋力地干,在这短短的十多分钟内就已经令得海媚达到三次以上的高潮,所以一直听到她急促的浪叫声,和她下身那美妙洞穴里射洒出来的热浓浓爱液。

不行啦…我不行了啦!啊…啊啊…又…又要射了!不…不要停…不要停…加劲…加…加…对!就这样用力戳…啊啊…好舒服…好…好爽啊!喔…喔喔…喔喔喔…来了…来了…」海媚一边哭喊着、一边疯狂地摇摆着全身,还咬着我手臂,简直像个疯婆娘。

因为我们的冲劲,床头的隔板直撞到了墙壁,所以声音变的更为地夸张,可是我又不想去阻止,因为这冲撞声令得我们俩更加地激奋。我知道唯文也是一样,因为他这时已经别得忍受不住,靠了过来…只见唯文微妙地调整了一下我和海媚的姿势,改为我在下,而海媚在上。唯文要海媚弯下着上身去紧抱我,继续地摇着小屁股和我戳干。

而他自己就半跪半蹲地贴靠在海媚身後,然後用手把海媚的屁眼洞一拨,就顶着小小但坚硬的龟头往她後庭里插入!在这一刹那间,我可以感觉到海媚的下身肌肉急劲地紧缩着,压迫得我的粗大肉棒几乎都成了肉饼,这股慾仙慾死的快感随着唯文在她屁眼儿里的活动而一再地提昇,爽得我双眼都翻了白,只半张着嘴在那哼哼呻吟着…房间内的冷气机此时似乎发挥不出它的功能,我的身上开始在流着热汗,而海媚的汗水也一滴滴地,自她的脸下巴点落在我嘴唇上那带有一点咸咸味道的汗水滴,更是激发出我的野性,令我百分百地完全泼出去了,双手紧紧地按着海媚的屁股往下压,而大可恶就死命地往上顶去,每一次的戳插都直入花心,顶到她子宫的最深处,每一回都刺激着她的g点。

海媚此刻完全崩溃了,我可感觉到她身躯的每一寸肌肉,除了那下身被前後两根大小肉棍戳插的洞洞,其余的都已经松懈了下来。海媚无助地任由我和唯文把她夹在中间,不停地上下进攻。她的呻吟声亦是越来越小,我想可能是已经累得发不出声了吧!

这时我们三人都是汗流浃背了,床单更是湿得一大块,也不知是汗水或是海媚的涛涛淫水所致。等约莫五分钟後,唯文狂呼了一声,不久便仰身退去,坐回到原来的那个小沙发上,呼呼地喘着气。

我和海媚也在唯文退出的那一刻,更自由地狂欢摆动,不久两人也在同一时间内狂泄了!我那热腾腾的精液,冲射着她那一波随着一波而出的爱液。两股精液混淆在一起,自海媚的阴沟中缓缓流出,刹是令我瞧得温馨感动,不断地在海媚耳边赞美着她的激情。如过不是嫌那淫液污秽,我还真想把嘴靠过去她阴唇亲吻一下呢!

然而海媚却一点也不忌讳,只见她把一弯过身,就为我舔啜我那逐渐软化下来的老二,真的是令我感动到几乎脱口说出声「我好爱。

然而,看到在一边淫淫笑着的唯文,我还是忍了下来没说什麽,只以感激的眼光与海媚相对…在那之後,我日以继夜地都在回想着这事件。唯文却是和往常一样处态自然。在学校里见到他时,他几乎是什麽事都没发生似地,什麽也没提起。我从他脸上根本就看不出一个究竟…这一天,也即是事件发生的四天後。上完最後一课後,我便拖着疲惫沉闷的脑袋瓜,慢步行到校园後的机车停放处,正准备拿取我的车子时,竟然惊诧地瞧见海媚正在一边蹲着,并在四处张望着。

「嗯,你…你好!在等唯文吗?他…好像还早我出来嘿!你…没碰见他吗?」我不知该说些什麽,就糊乱地找了个话题。

「嘻嘻,有啊!我刚刚就躲在一旁目送他从侧门骑机车出去嘛…不过我没让他瞧见我…」海媚一看是我,便连忙拍拍屁股站起了身来,然後伸出手往右边出口指着,并露出可爱非常的笑脸,对我说道。

「那你来这儿?嘻嘻…该不会是专门等我的吧?」我开玩笑地问道。

当然啦!人家…人家好想…好想你啊!」没想到海媚居然会吐出这麽的一句话来。

我顿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傻呆呆地愣在我的机车旁…老实说,我一听到她那舒服娇喘的声音,整个人就觉得真的好爽。只见她时而笑、时而嘟着小嘴的表情,精神都沸腾了起来,先前的疲惫即时一扫而空。在海媚的面前,我完全无法自拔。浸淫在我脑海里的尽是那一段令我最high的好时光。

海媚顿时眼珠打了个滚,什麽也不再说,毅然地握着我手臂一拉,两人都坐上了机车。

「走,到我家去!今天那…那里没人,你想怎麽样都行!」坐在我身後的海媚,突然在我耳边轻哼了一句挑逗的话来。

我闷骚的心跳开始急促起来,立即把机车的速度开到最快,依照海媚的指示而快速地驾驶到她家去。

海媚的家是在一座十层旧楼的三房式房屋。那里面的家具摆设都很简便,反而是海媚自己的小房间里,布置得非常精致,尽是挂一些可爱华丽的小装饰。

在这炎热天,穿了一件牛仔短裤、中空小可爱的海媚,实在是个令人淫荡饥渴的小辣妹。她放浪行骸,对性的态度也是异常狂热,我敢保证说任何的男人只要瞧见她,老二肯定会硬起来,血液久久不褪。

这小妮子,一走进房里就立即躺在自己的床上。她合起了眼静静躺着的样子真的是十分迷人,令我我忍不住地去亲她的脸,但是她全无反应。我便大着胆吻她的嘴唇,这次海媚开始有些反应了。只听她「唔唔」的呻吟声,我便再度热吻她,而且还将舌头伸入她的嘴内撩拨…突然,我觉得两股间有东西在游移,睁眼往下瞄去,原来是海媚的手正在拉开我的拉链,满脸淫荡饥渴的死命地盯着我的小弟弟,似乎急迫地需要我的肉棒。当然,性对我而言,是多多益善的,反正这几天精子已经存得用之不尽,放着也会不新鲜,就清出几天的存货吧我的手也开始伸入她的裙子内探索,触摸她的小内裤时,发觉那里已经湿润起来了,而且她的全身也起了轻微的郁动。此时的海媚已经被我挑逗得而动情起来,忍不住地拥抱着我,并一边为我脱掉衣裤,跟着也把自己脱个清光。

我轻抚她肥大的乳房、含着她的乳头吸吮,而且不时用舌尖绕圈子。

海媚则用她轻巧的小手一直套弄着我那早已坚硬如铁的阳具,还时不时地以我红肿的大龟头去摩擦她阴道口湿润滑滑的阴唇。

没过多久,我便转移目标往下吻。我的舌头不停地舐她的阴核,而且不时地钻入阴道内撩拨。海媚阴道的分泌越来越多,我看是时候了,便毫不犹豫地将大鸡巴插入她那紧窄的阴道、并激情地拥吻她…在我狂妄戳插她的润穴之际,海媚还把双腿高高抬起,以配合我的动作。她似乎很享受这造爱的乐趣,所以表现得非常之热情。我用上九浅一深的方法,令得她高潮突起、不停地呻吟唤叫着。到了後来竟然还骑在我的身上摇纵,令我们同时到达了顶蜂。

海媚紧紧地拥着我,而我那浓浓的精液亦喷射入她的阴道内。她这时更加兴奋地拥吻我、还咬疼了我乾燥的嘴唇,流出了少许的血丝。然而,这更加使我为之疯狂,还未等老二完全软化,便又提起它往海媚的口中送去。

那天,我们干了一回又一回,海媚几乎把我的精液都抽乾了…自那之後,海媚便常常背着唯文与我见面。

记得有一次,我在校园图书馆内的一个小角落k书,海媚不知如何地竟也找到了来。她在我旁边一坐下後,就伸手下来按压着我的老二,并不停地揉抚它。她这大胆动作的确很冒险,但却顿时令我内心的慾望高张,也顾不了那麽多了,便於图书馆的座位上彼此爱抚起来…当我的手伸进海媚的内裤,便碰到了一大片黏滑液体,原来海媚已经湿了好久,我的拇指轻抚着她勃起的阴蒂,中指则慢慢抽送在她的湿滑紧穴中。我的手掌,沾满了又湿又滑却略带腥味的体液,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真是刺激啊!

其实,在这小角落除了我这一桌,还有另外一张桌子,也是坐有人在k书。当我的手继续刺激着海媚的阴蒂与阴道时,竟没留意促使得海媚的呼吸声过於急促,而引起了前桌那三位女生的注意。看她们不时地互相私语,并时不时地往我们这边瞄望。我怕会出状况,只好暂停下动作,示意海媚也自我控制一下,否则在公共图书馆一旦被发现而提诉,就算是一对情侣,仍会吃上妨害风化的官司的。

「你怎那麽胆小啊?什麽都不敢尝试,怕东又怕西,一点刺激感都没有,我真是看错你了!」海媚突然发起了脾气,黑着脸顶了我一句。

可能是她习惯了唯文平时的变态行为,我连忙靠过去,并美言地道歉了几句,说待会儿一定会再让她爽个够的!

「待什麽会儿?我现在就要!来…她们看就让她们看个够啦!咱俩就在这儿秀给大家看,我想这感觉一定会刺激得飞上天的!来…快…」海媚说着,竟然就站起身,一屁股趴坐到了我的大腿膝部上来。

我顿时傻了眼,没想到海媚竟敢公然地在这缠绵禁地如此乱来。她还迫不及待地扯上了自己的小可爱,里边如往常般,没穿胸罩。顿时之间,那丰挺的双峰一下子便弹了出来。海媚立即抓起了我的手,往自己的胸乳前猛按压着。

我真的完全乱了分寸,像个失了魂的白痴呆楞坐在那儿,根本就不知该如何是好!海媚此刻还摇摆起润圆的屁股来,把我的老二给摩擦得疼痛极了,但也开始硬挺膨胀了起来。

海媚当然也感觉到了我老二的变化,她就有如饿疯了的母狼一般,翻开短裙将自己的小内裤往下一拉,然而急速、熟练地拉开我裤头的拉链,握引着我那高高勃起的肉棍,便往自个儿的润穴里塞入。

由於姿势的不便,只瞧海媚试了好几下,才终於使膨胀胀的大肉棍全然地滑入了那淫水充沛的润穴内。我这时也鬼迷心窍地失去了理智,完全无法自我,竟然也荒唐起来,尽所能地侧过头去吸允着海媚的硬挺乳头,还恨不得此时我有两个嘴巴,能一口气将她的两个奶子,全部都吞下去。

我坚信此时的举动,已经惊动了前桌的那三个女生。本来只有一个是面对着我,其余两人是背着的,然而,不知从何时起,另两人竟然也移了位,都是处於可望到我们的位置…海媚此时恍惚地半闭着双眼,翻白的眼珠子更勾起我无限的性慾。我的嘴不停地游走在海媚的唇间与双乳,我的大可恶更加马不停蹄地继续它的任务,时而间断、时而持续,戳弄得海媚已充血饱涨的两片花瓣几乎都翻了开来!

突然间,我感到下体有一点点黏浓浓的感觉,低都望去,原来是海媚的月经来了,竟还沾黏到我的老二上。难怪她今天特别泼辣、火爆,原来是大姨妈来访。然而,海媚似乎没有发觉,完全耽溺在那戳抽中的余韵。她还似乎因此而得到了加倍的快感…等她高潮之後,我便在她耳边悄悄地说了月经的事。她忙低头一看,然後「噗」的一声笑了开来。

「嘻嘻,安啦!来…让我来为你舔乾净它!」她话还未说完,就已经蹲了下去。只见她掏握着於裤中的硬可恶,然後将肉棒整根含住,并开始为我吹奏出人世间最悦耳的直笛乐曲。我望着蹲跪在地上的海媚,随着我的肉可恶在她嘴唇间滑行,她嘴角边便留下了一丝丝略带腥红的液体。没想到海媚竟然连自己的月经血也敢吸吃入肚!

此时,我可清楚地看到那前桌的三个女生。她们虽然拿着书本挡着脸面,但从她们时不时地侧眼偷窥,我知道我和海媚的好事已经完全看在她们的眼里。看到她们到至今都没有什麽动静,我知道她们是绝不会去举报我的,更使我放心地为所欲为。

其实,海媚说得很对。这样公然的偷偷戳干真的感觉不错!全身的神经线都绷得紧紧的,刺激得热衷血液直冲脑袋瓜。还有就是在那前桌的三个少女偷窥的目光之下,更激发得我昇起了一种野性的自豪!

我的肉棍顿时间被她舔得泛成淡红色,龟头则亮亮发光。虽然老二已经被舔净,然而海媚还是继续地为我口交。看着她露出享受的表情,我也突然地奋起了高潮临前的快感不久,一股暖流便随着我的脊髓顺势而下,我知道自己将要射精了。

然而,此刻在数女的窥目下,我好想再多玩一下。

於是,我立即让海媚的嘴先离开我老二,然後倒吸了几口气,才逐渐感到腰脊的刺激感不再那麽地强烈。

然而。此时海媚的表情彷佛像是一个贪吃糖果的小孩。

霎时间,心爱的糖果被人夺去,好生失望的样子,颇令人发噱。

於是我叫海媚站起身来,上身靠贴在桌上,张开双腿,两手扶在桌旁两侧。

我也站了起来,手中握着我的饱涨警棍,狂妄地在这公共场所的一个角落中,采探海媚飘散发情气味的润湿淫穴…我此时似个变态魔,毫不客气地用我的硬可恶,直捣海媚的桃花源,似乎想把她那淫窟给戳破来的。

海媚被我的热肉棒磨蹭到淫水与经血又开始直流,虽然看起来有点恶心,但却有激情的作用。连那前桌的三位女生也看得放下了书本和矜持,六颗眼珠目不转睛地望了过来,凝视着我俩做着好事。

我又感觉到高潮即将来临,并继续快速地抽送我的肉棒,「啪答、啪答」的节奏,响彻整个角落间。

我一边干着海媚、一边注意前桌的三位纯纯美少女,还不时向她们目送秋波,挑逗得她们的脸蛋都红得有如玫瑰般似地,呼吸也急促了起来,直咬着嘴唇边沿…此时,我的忍耐已到临界点,一股热烫腥浓的白稠精液,毫不保留地奔向海媚的子宫,我则贪恋着短暂却激昂的高潮,继续用我为软的肉棒,前後顶弄着海媚的阴道,直到我的硬可恶幻化成一条死蛇,我才心满意足地离开海媚的浪穴。

之後,海媚满脸欢笑地热吻了我,然後才带着轻飘飘的步伐往图书馆出口处走去。

顿时,这小角落只留下心绪久久无法平静的我,和那三位目瞪口呆的美少女不停的窃窃私语声…和海媚鬼混了一段期间,我开始略感到海媚的阴道不若以前的紧实,淫水的分泌量也不若以往泛滥。而我在上厕所时,也时不时地感到尿道一阵灼痛,为了安全起见,我乖乖地跑了一趟泌尿科求诊,医生竟然告诉我是中标了,但幸好提早求於诊治,只处於病症发前期,打了针、吃过药後便无大碍了。

经过这一次得教训後,我再也不敢与海媚做爱。我找了她出来谈论,她这才一五一十地向我忏悔她的风流韵事。原来海媚除了跟唯文和我之外,还不改其淫娃的本色,像个花蝴蝶似地翩然飞舞在花丛间,到处玩着风流的游戏,和无数男孩们有过肉体的接触。因此,才会不幸地惹上这一身性病我劝导她得马上也到诊料院去加以求助。而那之後,便和她失去了联络。我偶尔也问起唯文,只听他吱吱唔唔地,也说不出个究竟。

後来,我在海媚家附近的医院碰巧遇到了她。当时,略微消瘦的海媚带着墨镜,正缓步地步出医院门口。

她见到我时也大吃了一惊,原来爱慕虚荣的海媚现在竟然当起了酒店的公关小姐。

虽然她最初的病况已经医好,但由於肆无忌惮地内外场兼做,一方面是为了酬劳高,另一方面可满足她满腔无处宣泄的性慾,期间便又惹上了各种类的性病症,弄得身子越来越差,还得常常来医院检查。

她向我坦承了之後,便籍说自己还有些事,得先走一步。

这海媚也真是可怜,如此的俏美可爱,当上公关小姐时都还没到十八岁呢!唉,只希望现今光怪陆离的男女乱象,能有拨乱反正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