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原住民与熟女


.
四年前,当时的我正值熟透的绚烂年华33岁,全身散发著成熟嫵媚的迷人风采,举手投足间不知不觉流露出
曖昧诱惑的韵味,常常成為好色男士藉机搭訕的对象。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

 


跟我老公结婚后,一直都住在老式三合院的偏间,现在小孩已经渐渐懂事啦!不方便跟我们睡在同一房间,因
此国训跟他老爸商量,在屋后那片菜园盖栋房子,老爸很好商量,一下子就答应啦。於是交给一家小型建筑商,很
快地完成设计,是二楼三的透天厝,就这样敲敲打打的盖起来。

 


当时服饰店的生意刚好是淡季,而我在那上班是靠抽佣的,反正也赚不了多少钱,因此甘脆暂时辞了在家帮忙,
替工人买便当送开水兼监工,可以说一天到晚都穿梭在一群粗人之间。

 


逐渐地,每天都抱著期盼的心理等工人的到来,同时无意间会打扮一下,衣服也穿得美美的,女人嘛!总是喜
欢被欣赏、被讚美的。一回生两回熟,很快地就跟他们聊聊天、开开玩笑,当然哪,私底下打情骂俏、吃吃小豆腐
是在所难免的。

 


在一堆工人当中,有一位外表长得非常粗獷,眼睛深邃像老外,皮肤黑得发亮,总低著头努力干著粗活,有时
拿便当或倒开水给他,总是靦腆一笑,不敢正视我。后来知道是阿裡山的原住民,叫阿仁,年纪轻轻的才24岁。
不知是居於什麼心理!对他的印象特别好,常常藉机逗逗他,而他也总是木訥地傻笑,或嗯啊、呀啊地回应。

 


有一次,跟别人玩笑开过火啦!他们拉著我的手,抢著要掀裙子,「啊!不要啦!我要生气喔!」我大声娇呼
著。「哦…看到了!是黑色的‥‥」大伙儿一阵起哄,阿仁听到啦,很快衝过来解围。我感激的望了一眼,红著脸
掉头溜回房裡,扔下被大家调侃的阿仁。不过大家也不敢过份欺负他,因為实在太魁梧了,平常待人又不错。

 


隔天买便当的时候,特别偷偷地準备一份丰盛的送给阿仁吃,下午过去工地时遇上他,很高兴主动的向我说声
谢谢。而我也轻声的告诉他:「不要客气!我还没谢谢你呢!昨天要不是你,我就被他们‥‥欺负。你喜欢吃什麼?
告诉我,我会準备。嘘…不要让他们知道。」无形中一份曖昧的情愫在发酵‥‥由於阿仁的家远在阿裡山达邦村,
因此单独住在工地旁简陋的工寮,顺便看守建材。為了看看他,有事没事常藉口送吃的东西,找他聊天。每次看他
打著赤膊,手臂、胸膛累累突起的肌肉,真叫人内心悸动不已,一股衝动由然而生‥‥每每在聊天当中,藉机触摸
他油亮的肌肤,起先他还有点靦腆,缩手缩脚地,渐渐地也就习惯啦!甚至偶而会忘情地碰触我的手还有身体,因
此这短暂相处的时间,是我每晚所盼望的‥‥有一天夜裡,老公国训不知跑到哪裡聊天去了?天气非常闷热,屋裡
又呆不住,於是信步来到工寮。

 


「阿仁!阿仁!有人在吗?」咦…到底跑到哪?於是推开门走了进去,「哇…」我轻呼了一声,阿仁他正大辣
辣地逞大字型仰睡著,全身仅著一件宽鬆的内裤,桌上横躺著两隻米酒空瓶子,花生空壳子散落一地。

 


「真是的,山地人就是山地人!酒好像命一样‥‥」嘴裡滴咕著,顺手把桌子收拾一下,拿起扫帚将散落的垃
圾清一清‥‥我的眼睛不免瞄向熟睡中的他,因為闷热加上喝酒,全身都是汗,湿漉漉地‥‥平常爱乾净的我会很
讨厌,不过在他身上别有一番粗獷的美。不知不觉停下了手中清洁的工作,深深地被吸引住啦!

 


缓慢的移动脚步,靠近他的身边,伸出手轻触湿滑的手臂,并且轻声试探著:「喂!阿仁!醒来‥‥喂!」还
是睡得像猪一样!於是我轻轻把门推上‥‥小心奕奕地在床沿坐下,怯怯地将手放在浑厚的胸部‥‥喔!好结实!
好有弹性!真叫人爱不释手‥‥接著将两隻手掌平贴上去,炽热的感觉立时经由手臂传导到激情的心扉‥‥哦…好
性感、好刺激喔!手心缓缓的抚过坚实微凸的乳头,它像会发电似地刺激敏感的掌心,剎那间下体引起一阵抽搐‥
‥一股温热湿润了私密部位‥‥接著摸向凹凸不平的腹肌‥‥喔!假如能贴在身上不知有多好!当我沉醉在意淫情
境裡的时候‥‥他身体突然动了一下!我吓得赶紧将手收回,看他嘴巴喃喃有词地一边说著梦囈,一边将手插入内
裤用力搔痒‥‥巨大的阳具也随著在裤内大幅摆动‥‥经过一阵搔动之后,两手一摊,又打起呼来啦!这时发现一
截狰狞的肉棒跑出裤头,被鬆紧带卡住,紫红色的龟头穿出乌黑的包皮,在小腹上闪闪发亮‥‥相信这时如果有镜
子的话,我的脸一定红得像猪肝一般‥‥想离开嘛!两脚又不听使唤;想留下嘛!又有些不妥!於是站了起来微微
打开房门,探头出去看了一下,村裡路上一个鬼影子都没有‥‥稍稍放下心来,重新坐回床上。心想,反正醉得像
死人一样,打雷也吵不醒‥‥於是再度伸出颤抖的手‥‥很快地,宽鬆的内裤捲落卡在小腿上,一隻密佈青筋蟠延
交错的大阳具,静静地躺在鸟巢似的浓密阴毛上,接下去是两颗硕大的睪丸累累地垂掛胯下‥‥这时我爱怜地握住
阴茎,缓缓的搓上套下‥‥每一次的套下,龟头呈现得比上一次巨大,每一次的搓揉,肉棒一次比一次粗、一次比
一次长、硬‥‥我的手再也无法掌握那粗壮无比的大鸡巴啦!说有多粗就有多粗!而且硬得像铁条一样‥‥想不到
烂醉如泥的他竟然还有感觉!我不禁惊讶想著。

 


此时的我,下体已经湿淋淋、黏答答了‥‥再也受不了啦!一手握著大肉棒,一手伸入裙内将三角裤脱掉,并
且快速地抠揉蜜穴‥‥「哦…好舒服‥‥好美喔‥‥」忍不住娇啼出声‥‥壮硕的身躯、湿腻滑溜黑亮的肌肤,以
及昂然耸立的大鸡巴,活生生淫荡荡地横陈眼前,不停的刺激我的视觉与触觉神经‥‥饥渴的我慢慢地低下头‥‥
樱唇轻啟,香舌微吐‥‥终於点上了光亮的大龟头,舌尖轻轻地绕著‥‥舔著,扫过马眼,越过龟菱,轻柔地滑过
阴茎‥‥终於埋没在他的胯下‥‥虽然原住民特有的体臭是那麼的浓郁、那麼的刺鼻;但是反而像催情剂更诱发我
的性慾,更让我疯狂‥‥整个胸部趴在他累累坚实的小腹,淫秽地密贴著‥‥头部埋在两条大腿中间,樱唇不断的
舔吸、轻咬那两颗硕大阴囊,甚至张口轮流含弄睪丸‥‥这时发觉他的下体微微抽搐,而整根肉棒又胀了好大,像
小孩的手臂一般粗!

 


嘴唇又回到鸡巴顶端,猴急的张开檀口,把那顽大如小鸡蛋的香菇头含吞下去。哦…实在太大了!樱桃小嘴都
快裂开啦‥‥逐渐适应它的粗大,开始往口腔深处吞嚥,直到抵住咽喉,再向外退缩到龟头肉菱,週而復始的吞噬
著。另外右手握住阳具根部,配合嘴唇上下套弄。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我的嘴巴已经酸到不行,但是它还是越舔越勇、越吸越硬!并且开始不规律的收缩‥‥耳
朵传来间断喃喃梦话,偶尔嘶哑低哼‥‥好像正在梦游太虚,春梦连连‥‥而我除了努力替他口交手淫之餘,随著
情绪高亢仍然不忘腾出左手,疯狂地抠插秘穴‥‥「喔!呜‥‥呜‥‥快!快插进来‥‥哦…喔‥‥」我蹙著蛾眉,
贪婪的摆动细腰,挺举秘丘,娇哼不已‥‥就在这时候,他忽然急速挺动大鸡巴,几乎肏入深喉咙内!害我乾呕连
连‥‥汪汪的泪水从眼眶挤出‥‥当我还没回过气来时,紧接著温烫的精液随著阴茎的脉动,大量的喷入咽喉内,
一波又一波‥‥一股又一股‥‥我不停的吞嚥,不停的吸吮‥‥可是好像永远吞不完似的!不及吞嚥的精液从嘴角
溢流而出,滴落在他的小腹上‥‥一时工寮内瀰漫著淫糜腥秽的味道‥‥好不容易肉棒停止脉动啦!终於舒了一口
气‥‥不过我仍不忘将残留在龟头、阴茎的淫液舔吮乾净,。这时回头看阿仁,好像非常舒爽地仍旧呼呼大睡!我
拿起丢在一旁的三角裤,爱怜的仔细擦拭他的身体,直到满意為止,顺手将掉落小腿的内裤,替他穿上‥‥站起身
来,用手背把沾染嘴唇的精液擦掉,稍事整理一下,打开房门探头察看,趁著路上没人快速地溜出,眼眸含春低著
头走回家裡‥‥第二天将近中午,我装做若无其事的进入工地,将提在手上的冰水放下,高喊著:「休息一下!来
喝冰水‥‥」大伙一下子围了过来。